天游登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连平潮气得浑身发抖,道:“好一个云照尘,素日里装成谦谦君子,今天终于暴露你的本性。你居然在虚圣面前奴颜婢膝,置多年好友于不顾!你自比管宁,我看你基本连华歆都不如!”

“既然云照尘为了圣元大陆之人与我血芒古地同胞割袍断义,那老夫莫遥,今日对天地孔圣立誓,与云照尘割袍断义!”莫遥的声音随后在罪厅内回荡。 

连平潮眼眶潮湿,道:“莫兄,血芒古地,您才是仁义无双、智勇第一之人。从今日开端,在下愿随您左右,效犬马之劳!” 

熊屠忽然庄严道:“想不到人族居然能出如此忠义之悲,本王异常打动。本王对先祖熊犴起誓,若能挣脱锁链,必将释放莫遥与连平潮。这并非叛族,而是在下被忠义之人感化,心服口服,宁可背着叛族的骂名,也要解救两位。当然,只需与方运等人割袍断义之人,本王都会出手相救。” 

连平潮与莫遥等人为之动容。 

连平潮轻叹一声,道:“多年的友人,居然比不上妖族。云照尘,你还有何颜面见我血芒古地子民?” 

“哼!”云照尘不屑答复。 

汤剑秋忽然道:“云照尘此人假仁假义,实乃令人鄙弃!我汤剑秋从今日起,与云照尘割袍断义!” 

熊屠立即道:“本王再救一个忠义之士!” 

“羞愧,羞愧,看不惯这些宵小行径而已。”汤剑秋道。 

孟静业忍不住嘲笑道:“坐井观天,无论你们如何大叫,也跳不出井口。你们看看,方虚圣自始至终都懒得理你们。虫豸。” 

连平潮怒而笑道:“你们圣元大陆之人,果真都是心胸狭窄之辈。身为堂堂孟子世家的大学士,居然张口就骂我等是虫子。有辱斯文,有辱……先贤。” 

连平潮究竟不敢说有辱孟子,一旦说出来。就等于与整个孟家为敌。 

“老夫不跟你做口舌之争。若你我死在这里倒也而已。若回到血芒古地,老夫与你生死文战!谁敢插手,诛三族!”孟静业说完瞥了莫遥一眼。 

“我等着你!”连平潮语气明显有些发虚。 

如今无论是莫遥还是汤剑秋都不敢启齿,亚圣世家对整个血芒古地来说都是不可撼动的庞然大物。孟家只需求拿出非常之一的力气。就能血洗血芒古地。 

罪厅堕入短暂的沉寂,莫遥忽然道:“方虚圣。老夫有一事不明。” 

方运一动不动。 

“方虚圣,老夫有事讨教。”莫遥进步了声音。 

方运照旧不回应。 

莫遥脸上浮现羞愤之色,道:“方运。你不免太无礼了!老夫究竟是你的晚辈,究竟是大学士!” 

方运这才抬起头。缓缓睁开眼,惊讶地问:“用不到我的时分,说我无能无用;用得到我的时分。就开端呼来喝去了?晚辈?大学士?好凶猛,可为何说盼着我这个小辈和翰林带你们出镇罪殿?” 

莫遥强忍怒气。道:“老夫找你,是由于与长乐街聂家和云家之人有些交情,想问一件事。你为何用极为恶毒的手腕凌辱几个小辈?那几个小辈不过把你当普通的读书人,在你门口泼了几次粪而已,你为何要往他们嘴里灌粪?” 

“什么,居然有此事?太过火了!这哪里是虚圣所为,最奸佞的小人也不过如此!如此行径,如妲己之炮烙、吕后之人彘!”汤剑秋装出一副刚晓得的样子。 

连平潮怒道:“说到此事,老夫亦义愤填膺!老夫之所以不喜此子,就是由于他用如此恶毒的手腕对付我血芒古地的读书人,那些人,可都是我血芒古地的根基啊!谁人不是父母所生父母所养?方运别说你是虚圣,就算你是半圣,我血芒古地也容不得如此糟蹋!” 

圣元大陆的大学士们神色各异,有的非常惊讶,难以想象方运会做出这种事;而有的一副天经地义的样子,往虚圣门前泼粪,这就是凌辱虚圣,这就是违大礼,送礼殿后必然废文宫文胆。 

还有几个大学士竟反而向方运投出赞扬的眼光。 

“不错,这才是虚圣手腕!虚圣威仪,不容亵渎!”大学士曾越道。 

“血芒古地的虫豸繁多,可惜老夫不在场,否则直接斩了!”孟静业道。 

莫遥怒道:“看看你们圣元大陆之人,居然如此卑鄙!那几个读书人无论如何也是读圣贤书的孔子门生,不过犯了区区小错,何至于如此惩罚?” 

“我看也没什么,毕竟没伤到他们。”孟静业道。 

莫遥冷笑道:“没伤到?这种行为对他们的凌辱之大,永世难忘!” 

“原来凌辱虚圣无所谓,凌辱你们血芒古地的人就岂有此理?”孟静业反问。 

“泼粪而已,只是小错,灌粪是大惩罚!”莫遥道。 

曾越道:“泼翰林,或许只是小错,但泼虚圣,则是大罪!” 

“当时他们并不晓得他是虚圣。”莫遥道。 

“还是泼了!”孟静业道。 

“若是那举人不晓得你莫遥是大学士,不当心杀了你,你说他应该依照杀非读书人判,还是依照杀大学士判?”曾越道。 

莫遥道:“方虚圣,这就是圣元大陆之人的答复?这就是你的回应?我血芒古地之人难道就如此不堪?连听你一声答复都不配吗?” 

方运冷漠地看着莫遥,缓缓道:“第一次他们泼粪,我并未有任何惩罚,我只是讯问他们的晚辈,想晓得为何泼粪,我若有错,抱歉更改,若无错,就算不惩罚他们,至少要一个结果。但是,他们的晚辈不只不知管束,不只不加以教育,反而加深挑唆,让两人再一次泼粪,而且围满了我的营帐。容忍让步未果,而他们的行为需求纠正,所以我才那般做。” 

“那般做?说的真是轻巧!堂堂虚圣,难道不知轻重吗?” 

方运漠然道:“我劝你最好不要纠缠下去,对你不好,很不好。” 

莫遥见方运面无表情,眼光冷漠,丝毫不把本人放在眼里,冷笑道:“老夫今日就要继续纠缠!不问出个结果,绝不畏缩!此乃老夫的义之道,老夫要为血芒古地的读书人讨回公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