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注册:我是他的弟弟!

显露身形的妖怪们身体都发作了变化,有的皮肤长出黄色绒毛眼睛变得碧绿,有的脸上呈现厚皮,头部长出尖角……尽皆显现出局部妖怪特征。并且他们有的双手持着两根尖刺,有的抓着一柄大斧,有的则是运用着软剑……都是这些妖怪们最擅长的兵器,能力皆是非凡,他们中速度有快有慢,即使慢些的也同样在半空留下幻影,速度不可思议。

    一团化作雾气的更是诡异,难以看清它真身,那隐形消逝的妖怪更是让一旁的黑袍老者看的心颤:“能隐身?怎样打?这些妖怪太可怕了。” 

    而黄袍胖子‘褚庸’固然下令,却照旧站在那看着:“我这七个手下,实力也都不弱,七个联手足以看出这个神秘高手的真假。” 

    高手相争,有时分就差一线。 

    摸清眼前神秘高手的一些内幕,或许就能在交手上占到先机。 

    “七个?”秦云站在那,一动不动。 

    “刷!刷!刷!” 

    右手霎时拔剑,又紧跟着插回了剑鞘。 

    半空中只是几道寒光犹如游蛇般闪烁而过,本来飞扑杀来的五个妖怪尽皆跌落在地,那一团诡异莫测的雾气同样显现出一具尸体且疾速变化为一头豹子,还有秦云的背后半空中也凭空显现出一名女子尸体也立刻变化成一头雪貂……七个妖怪个个摔落跌倒在空中上,手中兵器都砸在空中上发出轰隆声响,且个个现出原形,有的是狼妖,有的是豹妖……七个妖怪尸体都比寻常的野兽尸体大的多,可它们却都躺在那一动不动了。 

    站在远处一动不敢动的黑袍老者、粉袍女子都脸色发白。 

    “死了?七个妖怪,霎时就死了?”黑袍老者难以置信,“他的剑,我都看不清!” 

    “好快的剑,你是靠法眼破的隐身术?” 

    黄袍胖子褚庸站在那,声音消沉,“难怪敢一个人就闯进来,不过,来到我的中央是你做的最错的一件事。”说着他猛然左手一拍击旁边宝座的扶手,这一拍击力气极大,让扶手咔的一声,那一侧扶手整个都猛然一沉。 

    整个大殿的侧门轰然关闭,殿壁上顿时显露了无数孔洞,顶部也显露无数孔洞。 

    “不好。”黑袍老者显露惊慌失望色。 

    “老爷。”粉袍女子也失望了。 

    黄袍胖子却是咧嘴显露狰奸笑容,他头颅曾经变成了一丑陋狰狞的猪头,全身处处长出厚厚的一层毛发,身高更是收缩到足有丈许高,他的衣服更是早就撑得碎开了。 

    咻咻咻…… 

    大殿的穹顶、殿壁无数孔洞霎时射出一道道黑光,尽皆都是巴掌长的毒刺,黑光密密麻麻覆盖每一处,避无可避。以至连野猪妖‘褚庸’自身的位置,同样是被毒刺给覆盖。 

    无数毒刺射来,黑袍老者、粉袍女子都是霎时身体被射出了十余个孔洞,当场毙命,眼中都有着失望色。 

    噗噗噗…… 

    便是那些石制的条案,都被毒刺随便贯串!青石铺就的大殿空中也都被射出一个个窟窿。 

    “我建造这公开宫殿,布下如此机关就是要对付一些真正的高手啊。”野猪妖‘褚庸’满是等待看着。 

    秦云却是散步而行。 

    他的步伐时而快一丝,一根毒刺就从身后擦着衣服飞过。 

    时而慢一丝,一根毒刺就从胸前飞过。 

    时而朝左边倾斜少许,一根毒刺从耳边飞过。 

    时而朝右边倾斜少许,又一根毒刺擦着颈部飞过。 

    毒刺从五湖四海射来,秦云却似乎身后都长了眼睛,每一根毒刺他都能随便避开。 

    “怎样可能?”野猪妖褚庸瞪大眼,“他,毒刺从后面射来,他看不见,怎样躲开的?难道是……” 

    …… 

    秦云行走在大殿内,很轻松随意,他无形的肉体洋溢开,覆盖着四周五丈范围,五丈范围内一切之物,便是一粒尘埃,肉眼看不见,他都能感应得到。有五丈范围缓冲,要避开这些毒刺就容易多了。 

    只是身体一次次细微变化,避开一根根毒刺。 

    即使偶然遇到很难避开的秦云也是右手伸出,悄悄一拨,将高速飞来的毒刺给拨到一旁了。 

    约莫一息时间。 

    一切毒刺全部射完了,大殿也恢复了沉寂,只是殿厅处处有着一个个窟窿。 

    野猪妖‘褚庸’那蒲扇般的大手从眼睛前拿开,全身毛发震动了下,体表的一根根毒刺直接跌落到空中上。 

    “听说野猪的皮毛都很厚实,你这野猪妖竟能用身体硬抗这些毒刺,凶猛。”秦云难得夸奖了一句。 

    “哼,这些毒刺你随便避开挡住,是到达‘无漏’之境的圆满层次,肉体都能外放了吧。”野猪妖褚庸说道,“肉体外放,离天人合一都不远了,没想到你这样的大高手来到我这。” 

    野猪妖褚庸说着一伸手,就抓起了宝座旁边的一根铁柱,轰隆,一丈三尺长的铁柱在身高丈许的野猪妖手中,却很谐和,就似乎普通人拿着一根棍子,野猪妖单手随意舞了个棍花,轰隆隆狂风吼叫,威势让人心惊:“境地高,不一定实力就强!我可杀过好些比我境地高的人族高手。” 

    话音刚落,野猪妖褚庸猛地前冲,跟着手中的铁柱就猛然一个横扫,呼啦——这铁柱有千斤重,横扫下几乎所向无敌,擦着便伤,磕着便死。 

    “嗖。” 

    秦云却是猛然一矮身,避开头顶挥舞而过的铁柱,霎时拔剑出鞘。 

    哗—— 

    剑光斜着划过野猪妖的腹部,在剑划过的刹那,秦云便觉得到强大的阻力,手中剑困难的切割划开一根根毛发,终于切割到野猪妖的厚皮时,这厚皮坚韧的很,勉强划开一条白痕,就曾经力竭。 

    “呼啦。”野猪妖褚庸霎时收回铁柱猛然朝下方戳了过去。 

    而秦云却是挥出一剑后,便立刻前冲躲开,又返身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