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官网:商莫璃:我跟你讲

对付熊孩子,没什么是锤一顿处理不了的。

  商莫璃如是想到,以前长反骨时期,真的被本人老妈老爸锤爆了(T▽T)。

  我曾经也是一代熊王,可惜还没长硬翅膀,就给折了。

  如今,终于领会了一把老母亲的心酸泪。

  商莫璃:硬核桃,果真要锤着来→_→。小子,吾将汝从人生的9岔路口拉回了正道打动么?

  被捶的凭风一刀:QAQ能不敢动吗!

  看天色也不早了,明日还要去雪峰原看好戏顺便给剑宿找场子。就不去打搅绮罗生好了,毕竟,月黑风高,孤男寡女的→_→清者自清也抵不住他人的猜测啊。

  再一次摸了一把熊孩子的狗头,商莫璃就分开了玉阳江,前往雪峰原了。

  凭风一刀哭丧着脸看着商莫璃走远,心中赌咒以后见到这位前辈绝对要绕道走QAQ。看着冷冰冰的,打起人来和剑宿前辈教吾们武道功法一样可怕啊!他都被揍成狗熊了!

  雪峰原

  商莫璃随着一群吃瓜的武林人士在外围观战,随手拍了拍一位勇士问到。“这位大兄弟,吾问下,如今状况如何了?”

  “好友,吾不是勇士(¬_¬),汝擦擦眼睛好美观看吾是谁。”天踦爵很无法。

  商莫璃好友,这是本性渐露吗?

  “额,小九点?”瞄见人一身洋气的西洋风,商莫璃抽了抽嘴角,心中叹到。世界好小。

  “……小九点?不是让汝直接称谓吾天踦爵嘛,小九点什么鬼。”

  “称谓嘛,又不会少块肉。”这还是道友们对你的爱称,戏称呢。

  “……”吾觉得汝这是报仇前几天劣者忽悠了你的过。

  见人不答话,商莫璃也是有些稀奇,便上下端详了天踦爵一下。便发现了某些细节,再经过系统界面查看时,不觉吓了一跳。“汝怎样受伤了?”

  少了三分一的血条,天踦爵似乎和人发作过争斗。

  “好友,眼光如炬啊。”天踦爵无法苦笑。

  其实这身伤能够算是他自找到。

  “而已,汝不愿说吾也不问了。”见他面色不高兴,商莫璃只当是他的个人私事。

  正在商莫璃准备将留意放到炬业烽昙与天之厉的战役上时,只听一声金属破空长鸣,竟是审座手中的天器春秋剑被天之历手中的忘巧云戟挑飞,直朝天外坠去。

  “天器已自炬业烽昙手中失落!大家快追啊!”围观人群中,不知是谁高喝一声,数道人影直朝云戟坠落方向而去。

  见状,商莫璃这才想起与意琦行的雪峰原之约

  “天踦好友,吾与意琦行有约,先行一步,请了。”

  “请。”

  望着商莫璃远去的背影,天踦爵眼中的神色变得复杂起来。

  魔皇放言护着的人……好友啊,汝之身份到底是谁?

  商莫璃沿着天器坠落的方向一路行去,没多久便看见了缩在一株芭蕉下……嗯似乎有点发羊癫疯的天器?和一个盘腿而坐看不清相貌的剑者。

  走近一点,结果发现春秋剑不是再发羊癫疯,而是在摇来摇去,其中商莫璃看出了勾腿讨好的意味。

  emmmm……,能让春秋剑这么倒贴的剑者,霹雳里只要一位!那就是尘外孤标意琦行!

  “好友,吾来了。”

  “雪峰原战况如何?”打坐的意琦行不动,却是睁开了眼。

  “天器春秋剑似乎不欲奉炬业烽昙为主,在自炬业烽昙手中被天之历打落之后,它就一路从雪峰飞到这里来了。”

  “哼……”意琦行冷哼了一声,就差没把“炬业烽昙汝这个辣鸡,吾就晓得天器看不上汝哼”几个大字挂在脸上,轻轻上扬的唇角弧度曾经开端暴露某人的好意情了。

  商莫璃:@绮罗生,快来给你兄弟顺毛。

  意琦行就是个死傲娇,他也是是真的很喜欢天器,这下,她把春秋剑撇下炬业烽昙来找他的事通知他,如今他脸上固然是对炬业烽昙的厌弃,但她敢打包票!绝代剑宿如今心里臭美着呢!

  意琦行继续维持着本人高冷的形象,佯装不在乎的一摆手:“意琦行纵无佩剑……”也不屑别人之剑。

  “……澡雪被”你至于何处,意琦行话还没说完,商莫璃下认识想吐槽意琦行的话也没说完。

  追着天器而来的一群围观大众此刻曾经赶了过来。

  其中有胆大的,直接冲着芭蕉下的天器就抓了过去——下一秒就被意琦行的神识之剑掀飞进来好几丈远。

  “志士不饮盗泉水,廉者不受嗟来食。”意琦行霎时变脸,“妄进一步,休怪吾剑不留情。”

  “好友,吾觉得他们不会听你的。”商莫璃看了看一众人的等级,后退到意琦行身后诚恳给出意见。

  妈耶,都是70的红名,黄名,惹不起惹不起……

  然后,商莫璃眯眼观看了一场:不知天高地厚的一群人忽视了意琦行的正告,然后逐个被神识之剑的剑气打飞了进来。

  整划一齐来,整划一齐被打飞。

  棒棒哒,给剑宿点赞。

  “差不多了。”看四周倒了一片,估摸着某人也该赶来了。商莫璃这才出声道。“好友,待会血傀师就会赶过来,通知汝这把春秋剑必定是汝的,吾决议把剑送给汝。然后发起半吊子忽悠大法,让汝拿着剑去守护世界战争哦不是,是为了解救苍生,汝赶紧拿着春秋剑去捅死天之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