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注册:死里逃生的叔侄二人

天阙阁一共设有六层,每一层都会有一名守阁人,防止仇敌见面格外眼红,下手太重要人性命。

前五层内都是氏族子弟用来应战停止武比的的擂台,而独第六层,会有人依据百家氏族子弟在五层阁楼擂台上的表现,所展示出来的资质而与他匹配相对应的对手。 

而最简单地说来就是六楼之上的守阁人会依据你的表现划分四个阶级,分别与一对应的是天,地,玄,黄。 

普通说来,但凡乙等往上的家族其家中子弟自但是然地会取得玄阶以上的评价,这是家族子弟的天赋,但更多的是乙等往上门阀的庞大资源使然。 

修行一途,最为吃钱。 

而至于那凌驾于甲等氏族还要往上的十座名门望族,每届的武比无一例外皆是天阶的评价。 

当然每隔将近百年的时间寒门末流家族当中也会偶然呈现一个天资卓绝能够比肩甲等氏族子弟的人物,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百年寒门出一贵子。” 

沉寂无声了十五年之久的天阙阁终于迎来了第一位子弟。 

在一层阁楼的某处虚空荡漾起层层波纹,一身白衣的俊朗青年一步迈了其中。 

“这就是天阙阁吗?貌似这里的灵力似乎要比外边浓郁的多,而且体内的灵力运转也比外边快了几分,看来真的是一处修行战役的宝地。” 

率先进来的这名男子自然便是在在外边走在了众人前头一马领先的信庭芝。 

信流平伸手感知着这里的灵力在本人的指缝间悄然滑过,这种觉得即使是在温稚骊特意给本人开拓出来的那片修行空间都是没有感受过。 

“噔。” 

就在信庭芝在用心感受那股浓郁如流水般的灵力时,天阙阁一楼内响起了后来者的脚步。 

信庭芝缓缓睁开眼睛,看向第二位抵达这的那名男子,轻轻一笑。 

“我以为会是十座名门子弟中的一人,柳擎天或者是赵明庭我都有想过,但没想到紧随我身后的居然会是楚玉你。”信庭芝眼神一凛,眸底精芒闪烁,拱手说道。 

他信庭芝自然是认得一朝闻道,继而一步入聚魄的楚家璞玉,而且他与姬歌之间的往来他也都是一清二楚。 

“那这样看来还真是让信公子绝望了。”一身紫衣华服的楚玉轻轻一笑,回礼说道。 

“之前与姬歌有过商定,所以才会在这一层楼当中对信公子出手,所以还望见谅。”楚玉再次拱手行礼,嗓音温醇道。 

“不愧是楚家璞玉,文质彬彬的性情当真是让人厌恶不起来。”信庭芝拍着手朗声笑道。 

“只不过你为何要选择做姬歌的扶龙之臣,难不成姬歌就真的比我优秀不成?!”信庭芝低声喝问道,掌中灵力缓缓凝聚,一层楼中浓郁的灵力被他的气机牵扯纷繁朝这边涌来。 

楚玉摇了摇头,没有搭话。 

不过同样是袖袍一挥,在他宽大的袍袖当中有一尾锦鲤游荡而出。 

那条锦鲤以灵力为水,在楚玉的面前跃动翻腾,是不是还会吐出一连串的水泡。 

信庭芝见此抬手抹了抹眼角,“早就听闻楚家璞玉有‘鱼化龙’的佳誉,没想到当真从一尾锦鲤闻道破境,还真是有趣的很。” 

他一声低喝,右脚猛然一踏空中,身上的气势暴跌汹汹。 

“既然你愿意给姬歌当马前卒,那我也无话可说。” 

信庭芝周身灵力磅礴喷涌而出,手中不时捏指掐诀,周身流光闪烁,一道道流光接连成晦涩玄奥的金色篆文。 

楚玉见此眼睛微眯,脸色有些凝重,他从那道道悬浮在他周身的金篆上嗅到了一股风险的气息。 

他拇指在他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食指指肚出悄悄抹过,有一颗极为血红的血珠出如今了他的食指出,继而他抬起手臂,食指指肚上的那颗血珠就向下悄悄滴落。 

滴落在了身前的那处灵力所化的潭水之中。 

短短几息的功夫潭水就便渲染成了血红之色,而其中游动着的那尾锦鲤感遭到潭水的变化后,竟是发出一声细不可闻的吟啸声。 

那道声若蝇蚊的吟啸声落在不远处的信庭芝的耳中则是让他脸色一变,曾经知晓了温稚骊真身的信流平自然分明那声吟啸代表的是什么。 

那是龙吟声。 

信庭芝手中的灵诀曾经发挥终了,他穷尽眼力看到一潭血色混浊的潭水当中那尾锦鲤头上渐渐生出触角,而且其鱼腹处也有细爪生出,其身躯在不时渐渐变大。 

最终又是一道龙吟声,但却不在是细若蝇蚊不可听闻,而且真正的声如雷霆炸响,在一层楼中响彻开来。 

在两人都没有发觉到的一处角落里,有一道藏匿在虚空中的一处身影差点被那道龙吟声震出虚空。 

“好家伙,真的是后生可畏啊。”那人稳住身形后,稍微惊叹地说道。 

此人便是天阙阁一楼的守阁人。 

龙吟声过后,那潭由灵力所化的潭水最终有一天红色的身影泼水而出,继而那池潭水也哗啦一声落去虚空中消散而去。 

“鱼化龙。”信庭芝见到那道红色身影的真正面孔后低声咀嚼着这三个字,最后有些无法地摇了摇头,“不得不信服大长老真的是有远见。” 

那条盘踞在半空中的红色身影自然是本来潭水中的那尾锦鲤,只不过显现曾经化作一条真龙容貌,眼神不善地盯着眼前的这道白衣身影。 

“不要伤了他的性命。”其身后的楚玉忍不住出声说道。 

楚玉也是第一次心有灵犀的滴血让其化龙,所以也不知晓其真正的威势,但那种平白无故伤及别人性命的事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做的,所以才会有此出声。 

只是武比商讨,再者他只是帮姬歌探一下他的真假,所以点到即止最好。 

听闻他言语的那条只要成年人巴掌大小的红色小龙极为人性地回头对着楚玉点点头。 

信庭芝则是嗤笑一声,“楚玉,你这家伙真的是让人厌恶不起来。” 

“本来这道碧空符鸾诀是要用在柳擎天身上的,如今用在你身上我倒是真不觉得糜费了,放心,如你所言我们虽不同阵营,但我也不会伤及你的性命。” 

旋即信庭芝抬起右手,悄悄打了个响指。 

本来在他周身虚空处若隐若现的那些个金色篆文纷繁浮现出“水面”,成百上千的金篆在他的右手上空化作一只同样只要巴掌大小的金鸾。 

那只金鸾盘绕着他的手臂回旋轻啼。 

与红色小龙心意相通的楚玉自然也知晓了只金鸾的恐惧之处。 

“我滴个乖乖,怎样轩辕一脉的年轻小辈一代比一代造孽变态?”藏匿在虚空处的那道身影扯了扯嘴,小声嘀咕道。 

就在两人的对峙的时分,一楼的虚空处又有一道身影呈现。 

是古家的古缺月。 

就在古缺月正打算插手这战局之时,信庭芝厉声喝道:“这是我跟他的事,古兄在一旁为了压阵即可!” 

古缺月皱了皱眉,但一直没有启齿,也没有对楚玉出手。 

古人醉抱臂环胸,意兴阑珊地端详着天阙阁一楼,既然信庭芝不让他出手,那他等着便是。 

后面的百家氏族有把他古缺月示若仇人的,而且还不在少数,不过有胆量向本人出手的,掰着手指头数数也就那么几个。 

其中就有这几日不断待在沈家的李家那个余孽李乐府。 

(本章未完,请翻页) 

“去吧。”信庭芝对着手臂上回旋的那只金鸾轻声说道。 

那只金鸾听懂了他的意义,振翅一飞,便是裹挟这浓浓的灵力威压朝那条盘踞在半空中蓄势待发的红色小龙扑袭而去。 

古缺月见此眼神一凛,跟楚玉一样,他同样在那只金鸾身上高手到了一股风险气息,即使是他此时已然是聚魄境。 

古缺月的拳头紧攥,看向信庭芝胜券在握的轻松神色,即使是聚魄境也不能拿捏你分毫吗? 

与楚玉心意相通的红色小龙俯首轻吟一声,挥舞着龙爪朝那只金鸾撞去。 

空中有一金一共共两抹流光轰然对撞,一时之间,天阙阁一层龙吟鸾啼,响彻开来。 

古缺月不得不双手捂住耳朵,还要用灵力封锁住灵窍,防止七窍流血的凄惨下场。 

那条红色小龙龙爪抓住了金鸾的双翅,双翅在它的龙爪之下有些崩坏,而龙尾则是将它的双爪紧紧缠绕,继而折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