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登录:师者首重师德

宛晨曦站在讲台上,没有一丝作为“羞耻”的醒悟,反倒是让人觉得她才是正义的一方,娇弱的身躯看起来弱不由风,却给人一种执着坚决的觉得,小小的身体里包含着宏大的能量,不像是在被审讯,而是来审讯他人。

“宛晨曦,你说这话是什么意义,还有没有点作为学生的样子,你就是这样看待你的恩师的吗?”副院长满是阴霾的老脸不悦的冷然道。 

“副院长,你先别忙着责备我,一会儿你有的是时机,难道不是吗?” 

既然宛晨曦选择在这个时分出如今毕业仪式上,那就早已做好了来自副院长对她的发难。 

不过对她来说,如今还有更重要的事。 

宛晨曦轻轻一笑,甜美如画,一股带着淡淡病态的娇柔之美惹得众人眼前一亮。 

在场的有很多都是未老先衰的二十几岁的青年男人,有着极为激烈的维护欲,特别是在看到宛晨曦显现在大屏幕上的那张甜美容颜,惨白面颊之上泛着淡淡的酡红,低头颔首,水嫩唇瓣轻呡,如含波烟雨,更有另一种风情。 

“我就是副院长口中那个‘十恶不赦’的宛晨曦,今天,我来到这里,不是由于我收到副院长敕令,似乎副院长也从未通知过我,而是我作为东海大学毕业生的其中一员,我不能缺席最后的一次校园活动, 

首先,我想感激我的恩师,刘君雅教师,是她,在我最艰难的时分,照旧选择置信我,并且为了我的事,做了太多,哪怕是到了这个时分,她还是一如既往地支持我,在这里,我想对她说一句,谢谢您,刘教师。” 

一边说着,宛晨曦一边对着刘君雅作为的方向深深地鞠了个躬,并且给了她一个绚烂的笑容。 

在这个时分,其实副院长很想批驳宛晨曦,由于方才他还在说曾经让人去通知宛晨曦了,只是宛晨曦无颜面对大家才不敢出面,还没过一会,就遭到啪啪打脸。 

此时众人看向他的眼光让副院长很不舒适,一张老脸觉得炽热炽热的,就像被人狠狠地抽了无数巴掌,还是在那么多人面前。 

无声的打脸最是致命。 

但宛晨曦才不会去管副院长此时的脸色是有多么得难堪,她和副院长的事没完,一会儿还有愈加精彩的事会让副院长更爽到极点的。 

刘君雅美眸中满含泪水,她没看错人,宛晨曦是个好苗子,是好样的,不愧于她不断毫无条件的置信宛晨曦。 

在场的教师之中,没有人比她更理解宛晨曦的优秀了,也正是她在和宛晨曦相处的这段时间,看到了宛晨曦身上的那股优秀闪光点,刘君雅才会觉得副院长说的宛晨曦毕业论文剽窃子虚乌有。 

就连那些所谓的证据也是他人的栽赃诬害,她是宛晨曦的论文指导教师,简直全程参与了宛晨曦的创作,所以她绝对置信宛晨曦。 

感激完恩师,接下来就该是和副院长好好辩驳一番了,她不能就这样背负着骂名污点分开学校。 

清清白白地来,她也要清清白白地分开,是非公允自有明眼人明断。 

她不晓得副院长还留有什么后手对付本人,但是无论副院长会再出什么狠招,她都丝毫不惧。 

“宛晨曦,既然你来了,那么这份处置结果的文件就交给你了,希望你以后可以弃暗投明,不要再为了本人的私.欲而做出这种让人耻笑的事情,希望你以此为戒,出了社会做一个耿直的好人,快拿着吧?”副院长面带严肃地淡漠说道,极尴尬看,拿着所谓的处置结果文件递给宛晨曦。 

可副院长拿着处置结果文件举了半天,愣是不见宛晨曦接过去,不由不悦呵斥道:“宛晨曦,你还是不晓得悔改吗?难道你还想在那么多人面前耍无赖,我就晓得,你这样品德败坏的学生是我们学校的羞耻,到了这个时分还死不悔改,你到底接不承受?” 

宛晨曦毫不畏缩地直视副院长歹意满含的眼光,些许惨白的小脸突然浮现一丝嘲讽的笑容,一字一句地冷然道:“我不承受!” 

“放肆,宛晨曦,你这是什么态度,你还有点尊重师长的态度吗?这就是学校这么多年教育你的?”副院长顿时大怒,严厉的呵斥宛晨曦。 

他还担忧宛晨曦偃旗息鼓地轻描淡写接过去之后,灰溜溜地分开了,假如是这样,那就不能在东海市一切的媒体朋友面前将这件事扩展化了。 

相反,副院长更希望宛晨曦可以义愤填膺地对他大呼小叫,哭天喊地地求饶或者对他入手,固然宛晨曦如今没有如他想象的那样,但宛晨曦回绝承受处置结果的行为无疑也是在变相对本人表达不满,这就足够了,他就有理由对宛晨曦发难了,让宛晨曦彻底在东海市抬不起头来。 

假如说之前副院长是为了完成他的主子的交待的任务,那么如今副院长曾经对宛晨曦产生了恨意。 

由于宛晨曦的缘由,他曾经得罪了校长,还有他不断追求无果的刘君雅更是对他忿恨到了极点,绝对没有时机追求到刘君雅了,说不定以后本人还会遭到刘君雅的各种针对,要晓得刘君雅固然只是一个大学教师,但追求者可不少,其中就有一些是他惹不起的。 

“尊重是互相的,若是一个教师为人师表,一心只为培育学生,而不是为了满足本人的私.欲而诬害本人的学生,那么就算不用你说,一切人都会尊重她,师者首重师德,若是作为一个教师,却没有师德,不问缘由,不理解事情真相就武断诬害学生,这样的教师有什么资历取得学生的尊重?”宛晨曦毫不客气地冷然道。 

“胡说,证据确凿,你的毕业论文就是剽窃了,就算是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将这些证据发布出来,那也是为了让一切人理解事情的真相,难道你还要为了不想让一切人晓得真相而坦白吗?” 

“难道是吗?副院长,你不用绕那么多弯子,不就是想让我没有理由再追查你进犯我的隐私权吗?那好,我如今就能够明白的通知大家,我不会追查你发布我的毕业论文,这样你称心了吧?” 

宛晨曦瞥了一眼“义正言辞”的副院长,冷笑道:“不过,副院长你为了对付我真的是挖空心思啊,连在毕业仪式上都不忘准备着我的“罪证”,不过,我这里也有一个证据,不晓得你看了以后还会不会以为你准备了那些“证据”就天衣无缝了呢?” 

“什么证据?”副院长下认识地问道。 

“别急,副院长,马上你就会晓得是什么证据了,难道你在心虚?”宛晨曦嘲讽道。 

“胡说,我有什么好意虚的,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当心我告你诽谤,哼,不过我是教师,就不和你计较这些小事了,那为就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证据,能让你这么有备无患地狡赖,不过我要提示你,要是你敢无理取闹,就算是我不和你计较,他人也不会容许。” 

副院长心里有些慌了,他担忧宛晨曦真的拿出什么证据出来,那他可就真的要悲剧了。 

“你放心,不会让你绝望的。”宛晨曦心中冷笑,不晓得一会副院长看到了本人拿出的证据后,还会不会这样淡定。 

随即,宛晨曦拿出本人的手机,交给了一旁的播放员,让他将手机中的一段视频拷贝出来,在体育馆里的大屏幕播放出来。 

没过一会,播放员就将从宛晨曦手机上拷贝出来的视频播放在了体育馆的大屏幕上。 

只见大屏幕上呈现了两个人的身影,不过视频有些含糊,显然拍摄这段视频的手机像素不是很高,似乎间隔太远,他们说了什么听不分明,不过还是一眼就能认出视频里其中一个人就是副院长无疑,另一个人是一个女人,最明显的标志就是她手上提着的那个LV限量款包包,还有两盒精巧包装的茶叶盒。 

视频继续播放着,只见副院长笑眯眯地结果茶叶盒,拼命对着那个女人点头哈腰地感激着,那个女人交出了交给副院长那两盒茶叶,还将一份文件,文件上面还有一个信封和一个U盘交给副院长,很快,那个女人就匆匆分开了。 

在那个提着LV限量款包包的女人分开之后,副院长兴奋地翻开了两盒茶叶,只见茶叶盒里满满当当地放着红色的东西。 

固然还是有些含糊,但一切人都能认出茶叶盒里放的是什么东西,那是百元大钞呀,满满一个茶叶盒,还是长宽都有二十公分,高十来公分的那种加大型茶叶盒,里面至少能装十几二十万吧。 

假如另一个茶叶盒也是这样,那么少说也有三四十万。 

众人看向副院长的眼光霎时就变得憎恨起来,连校指导都对他怒目而视。 

很显然,副院长不只拿了那个女人的U盘等物品,也是收了那个女人的钱,那么这件事就不再是那么单纯的了,很可能宛晨曦所谓的毕业论文剽窃的事是假的,是副院长在收取了贿.赂之后,诬害宛晨曦的。 

假如宛晨曦真的毕业论文是剽窃的,那么那个女人何必还要送给副院长那么多钱呢? 

只需将那些证据交给副院长,或者交给恣意一个有良知的学校指导,基本不用送钱,就能让宛晨曦一样遭到处分,何必要那么费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