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官网:你不记得我了?

由于一些特殊病房和奢华病房相邻,有些病人也会在家人的陪同下,到小花园来散漫步,呼吸一下新颖的空气。

奢华病房区的位置略微偏远一些,环境也是极为幽静,就位于医院一侧,靠近一个人工湖的中央,良好的环境有利于病人的病情的恢复。 

这个小花园也简直成为了医院病人最向往的中央,不只环境清幽,还能够在这里散漫步,聊聊天,比在病房里不断待着好太多了。 

今天,雪蜜儿又来探望宛晨曦,见宛晨曦待在病房里都曾经一个多星期没进来了,整个人除了虚弱之外,还有些憔悴。 

医生之前曾经再三叮嘱,一定要让病人的心情坚持愉悦,这样才干有利于她的恢复,整天闷在病房里肯定是不行的。 

固然奢华病房房间够大,各种设备一应俱全,但究竟是一个密闭的空间里,难免让病人产生烦闷的的心情,而小花园正是思索到这一点,特意建造的。 

这样下去肯定不行的,雪蜜儿联想到在奢华病房区有一个小花园,能够试着带宛晨曦进来走走,这样应该会对宛晨曦的恢复有益处。 

宛晨曦到如今都不晓得本人有可能下辈子再也站不起来,不然她的心情会愈加糟糕。 

她醒来之后,发现本人的下半身居然动弹不得,连一点知觉都没有,惊惶不已。 

后来张寻和雪蜜儿赶紧通知宛晨曦,说这是她刚做完治疗,上次的伤还没恢复,还需求一段时间的恢复,才干恢复正常的行动,至于这段时间是多长,还要听医生的,不过时间不会太长,只需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就能恢复了。 

医生那边,张寻也特意去打过招呼,思索到宛晨曦刚刚脱离风险,心情还很冲动,医生也就好心地容许了张寻的请求,没有照实地通知宛晨曦。 

不同的病人的心理接受水平是不一样的,作为一名医生,他们要做的就是在治好病人的前提下,还要照顾到病人的心情等诸多方面。 

有时分好心的谎话还是有必要的,但并不是成心坦白宛晨曦,只是他们想在宛晨曦的伤势稳定下来之后,心情宁静一些,才将宛晨曦的伤势病情照实通知她,不然会适得其反。 

况且这还是病人家眷的请求,医生都是从病人的根本状况动身,所做的都是为了宛晨曦着想,固然他们有义务照实通知病人她的病情。 

“小曦曦,今天的天气不错,要不我带你进来走走吧?”雪蜜儿提议道。 

看了一眼窗外的天气,日光正好,不算热,也不阴沉,夕阳曾经半垂西方,这个时分进来漫步最是适宜,漫步回来,刚好也到了晚饭的时间了。 

“唉,算了吧,我不想进来,你本人去吧,谢谢你了。”宛晨曦心情不高地看向窗外,眼神充溢了无比难过的忧伤。 

“进来走走也挺好的呀,小曦曦,你都在病房待了那么多天了,不断闷着本人也不是个事啊,你如今不只要养好身体,也要养好意情,不然怎样可以快点恢复呢?”雪蜜儿劝道。 

“我没事,真的,小蜜蜂,你就别担忧我了,只是不晓得什么时分我才干恢复行动才能,上次医生说的时间仿佛是半个月吧?”宛晨曦问道。 

不能行走关于宛晨曦来说是一个宏大的烦忧,就像雪蜜儿说的那样,她每天只能待在这个几十平米的病房里,看看电视,看看书,其他什么事都做不了,连吃饭都要他人送到病房来。

每当看到护工或者雪蜜儿和张寻给她送饭的时分,宛晨曦心中就觉得不舒适,本人有手有脚的,却要待在病床上让他人来服侍本人。 

他们又不是没有本人的事做,护工还好,只需花钱就能让她来照顾本人,但是雪蜜儿正准备考托福,申请国外高校进修的关键时辰,而张寻呢,据他说,家里也有事要忙。 

由于本人的缘由,他们不得不抽出时间来照顾本人,能够说,这个世界上,张寻和雪蜜儿就是她的亲人。 

或许宛晨曦的亲生父母都还在人世,但那又怎样样呢? 

从小就将她给丢弃了,历来没有尽过为人父为人母的职责,以至到如今宛晨曦都不晓得本人的父母叫什么名字。 

在她的印象中,似乎只要妈妈还有点印象,至于亲生父亲,一点印象都没有。 

这个时分可以依托的人只要张寻和雪蜜儿,也只要他们才会在这个时辰陪在本人的身边。 

上官秋寒曾经是本人的男朋友,但是自从辩论那天的晚上,在文思湖对他说分手了之后,就只见过一面,而且还是在毕业仪式上短短的擦身而过,连话都没说两句。 

她并没有奢望上官秋寒还能回到她的身边,但在毕业仪式上上官秋寒不顾本身的安危替她挡下了那致命的一击,宛晨曦觉得本人应该找个时机感激他,不是由于情感,对他还有奢望,而是出于被救人的报恩心理。 

“这个,仿佛是吧,不过小曦曦,你也不要太在意,或许医生说的这个时间也不是那么精确,就算略微长一点也不用担忧,只需能恢复,再长的时间都行,你放心,你一定会恢复的。”雪蜜儿的眼神有些闪躲,也不敢直面答复宛晨曦的问题。 

换做平常,宛晨曦一定会觉察雪蜜儿的不对劲,但如今她没有心考虑虑这些,脸上满是忧伤,眼中也是渐渐的悲伤。 

宛晨曦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看了一眼,又悻悻放下,低声自言自语道:“希望可以尽快恢复吧。” 

紧接着,在雪蜜儿愣神时,宛晨曦却一改之前不愿意进来走走的态度,主动提出要进来走走。 

“小蜜蜂,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们就进来走走吧,良久没有看外面的风光了,进来呼吸一下新颖空气也好。” 

“真的吗?小曦曦,你能想通就好,我这就去把你的轮椅推过来,你等我一下。”雪蜜儿说完,一溜烟地跑到奢华病房的贮藏室,将属于宛晨曦的轮椅从里面推了出来。 

奢华病房里原本是没有轮椅的,思索到宛晨曦行动不便,张寻在第一时间就让医院准备了一个轮椅放在奢华病房的贮藏间里。 

这一放就是一个多星期,宛晨曦不断都没用得上,正好,如今宛晨曦想进来走走,物尽其用。 

在护工的协助之下,将宛晨曦扶到轮椅上,等宛晨曦做好之后,又在宛晨曦的身上盖上一层薄薄的毯子,雪蜜儿这才推着宛晨曦走出了病房,而护工也还有其他事要繁忙,拾掇一下宛晨曦的病床。 

来到小花园中,在人工湖的旁边,雪蜜儿推着宛晨曦缓缓地漫步着。 

路上也有不少人从病房里出来,来到小花园里分布,三三两两地在聊天。 

“小曦曦,你听我的没错吧,这里的风光还是不错的,还有那么多人都出来了,这样多好,没事多出来走走,对你的身体恢复有益处的。”雪蜜儿笑着说道。 

“恩,我还是第一次到这个小花园来漫步,挺好的,我还以为医院只要大楼前的草地才是病人活动的区域,没想到在喧嚣的医院里,居然还有这么清幽,环境漂亮的中央,的确不错。”宛晨曦也是颇有感慨。 

在医院的大楼前有一片空地,普通病人进来漫步都是选择在那个中央,那个空地的面积也挺大,以前宛晨曦来医院的时分,也见过在闲暇光阴,很多病人都是在那里聊天下棋,一派平和的现象,不过就是环境不是太好,临近一个暂时停车点。 

“当然了,这里是可是特地为特殊病房和奢华病房的病人准备的小花园,和医院外的那个空地可不一样,一分钱一分货嘛。不过,这里也不制止其他病房的病人来,只是间隔那些普通病房有点远,很多人都不愿意走那么远的路来这里。”雪蜜儿解释道。 

关于这些,雪蜜儿还是比宛晨曦更有理解的,毕竟谁没有三灾六病,就算本人没有在这里住过,也几听说过。 

家世摆在那里,雪蜜儿还是晓得一些细节的,而宛晨曦呢,要不是由于张寻和雪蜜儿的关系,基本不可能朴素地住到奢华病房来。 

奢华病房的收费不是普通的高,除了最普通的病床费一千五,还有各项效劳费用加起来,在奢华病房住一天,至少要破费五千左右,病床费不是大头,那些护工费啦,营养费啦,护理费啦才是真正破费多的,这还不包括治疗费用,零零总总加起来,在这一个多星期里,宛晨曦的医药费就花了超越八万。 

这些都是宛晨曦不晓得的,不然以她的性格,绝对不会承受这样的布置。 

宛晨曦不在乎享用,也不在乎花钱,以至她赚的钱不少,简直都花了进来,本人没有留下几,主要是她觉得是不是该花,花的值不值。 

在她看来,住在哪里都一样,普通病房和奢华病房没有什么不同,不同的就是收费太高了,高的吓人。 

她并不晓得本人住院这段时间花了几钱,她还有一**资卡,扣除上次为了给郑岳楠的父亲做手术的四万块钱外,应该还有六七万,在她看来,这些钱应该是够本人的医疗费了。 

由于宛晨曦设计的参展作品在国际珠宝展上取得了金奖魁首,奖金有十万,这笔钱被上官秋寒打到了她的工资卡上,除了根本上没剩的工资外,这些钱她一分没动。 

普通的病痛住院也就是花个几千上万,前两天住进医院来,她也是晓得的,总共花了不到一万,在她看来,六七万治疗本人的伤肯定是足够了。 

若是张寻没有把她布置在奢华病房,五万都绰绰有余,治疗费用只花了不到三万,大多数都是在奢华病房的消费上。 

“也对。”宛晨曦自嘲一笑。 

又在小花园里走了一会,雪蜜儿忽然脸色不是很美观地小声说道:“小曦曦,我的那个来了,我去去就来,你先本人待会,我马上回来。” 

说完,雪蜜儿就匆匆地快步向奢华病房走去。 

宛晨曦本人一个人无聊地自给自足地控制着轮椅向一旁的人工湖边上走去。 

人工湖的四周大局部都有避免行人落水栏杆,宛晨曦双目深邃而又悲伤的悄悄趴在栏杆上,看向远方简直曾经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