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代理:有所为有所不为

此次族会的召开以决议能否举族迁入冰仙城为主题。 

族会上,楚天向众高层说了他在冰仙城的阅历,千年星铁精的事无关主题,就没有提起,只说起塔斗和玄源晶之争,说了被穆巨匠收为徒弟,也传达了念师协会对家族的优惠条件。 

诸位长老高层们,听到这等好音讯,自是面露喜色,这可是对有利于全族的大好事。 

三长老则是欣喜的看着楚天,去年刚停止启灵时,检验出楚天只要黄阶中级的资质,他还颇为绝望。 

毕竟,楚天之父楚云昔日可是值得全族自豪的天才,其子资质竟如此泯然众人,他当然会绝望。 

可接下来不到一年的事实证明了,这份绝望是完整多余的,楚天在坚持元气和术法双修的状况下,元气修为提升到蕴气境,足以灭杀谷家一众蕴气境,肉体修为也被冰仙城的大人物青睐有加,两方面皆获得不俗成就。 

这般成果,即使当年的楚云与之相交,也是远远不及。 

“看来,这武脉资质之说,也不是在什么状况下都绝对正确的,最少小天的阅历自身就是个极大的例外。” 

三长老捋着雪白的胡须,一时堕入了沉思。 

且不说众高层如何惊喜,又如何诧异,固然他们的心情被楚天带来的好音讯弄得有点起伏不定,但这些人不愧是族中高层,很快就平复了心情,盘绕能否迁族冰仙城展开了剧烈的讨论。 

一方主张迁族,缘由是可以避开谷家之类的强敌,在冰仙城的庇护下,楚家能得到平安的开展环境。 

另一方则主张留在裂岩城,毕竟楚家在该城扎根多年,迁族就意味着要抛却在场内的益处的特权,迁入冰仙城的家族,绝非他们楚家一族,抢夺资源时,难免也会遇到一些争斗。 

剧烈的讨论后,经过众高层表决,在搜集众人倡议的根底上,楚风点头做出留在裂岩城的决议,迁族冰仙城固然好,但舍弃的真实太多了,至于平安问题,之前和青澜帮达成过谢意。

何况,这段时间族中没有放松警觉,派出大量探子关注谷家的意向,正如青澜帮白虎堂堂主韩千所言,谷家在确认音讯以后,就再也没有做出和入侵裂岩城有关的举措,因而倒是不用庸人自扰,太过的惧怕对方。 

虽然决议留在原城,但族中一切高层还是欣喜的,毕竟冰仙城一方有明言,说是遇到艰难可随时迁入城中,万一未来族中遇到不利,就多了条后路,这后路还是一直有效的。 

除非谷家可以在楚家反响过来之前将其歼灭,那家族根本没有了灭族之虞。 

退一步讲,就算谷家躲过了族中的探子,也不大可能躲得开青澜帮的监视,如若青澜帮真的好对付,早就被谷家灭掉几十次了,又怎能从数百年前存留至今。 

因而,分开时,长老和高层们望向楚天的眼光以至都带着发自肺腑的感谢,这让楚天浑身如被针扎,极端的不顺应。 

这些都是他的晚辈,也是族中受人敬重的高层,用这种眼光望着他,非但不让他有角色反转的喜悦,心中反倒有点难以接受的羞怯之感。 

于是,在一众高层感谢的眼光中,以及广场上无数眼光齐刷刷的注视之下,楚天逃也似的分开这片地带,返回本人的小院。 

见到小月后,自然一番交谈,此时天色已然全黑,小月自是备上美味的菜肴。 

楚天品味着小月亲手做的饭菜,感受着久违的滋味。 

小月又烤了只羊腿出来,玄麟如获至宝,保住羊腿大吃大嚼,吃罢,对着小月不住的摇尾巴。 

楚天见了暗暗摇头,这货怎样说也是高尚的麒麟一族,如何这般的没时令?堂堂的麒麟,所作所为竟如家犬普通奉承,这种时令让他颇为不耻。 

小月已吃过饭,因而没必要再用,她拾掇碗筷时,楚天已是进入本人屋中,打开屋门,进了卧室。 

楚天从怀里取出从枯毒老魔身上得到的那枚戒指,手掌一握,取出一根青藤来。 

这是质地宛如玉石普通的青藤,却有着惊人的弹性,全身上下青光流转,其中包含着奇特的能量,仔细感应之下,就晓得这能量的实质乃是勃勃的活力。 

就仿佛一些古木那样,纵然阅历了千百年,也能抽枝发芽,长出嫩叶来,而这不死青藤内包含的活力淳厚无比,就算是普通的古木,与之相交也差了太远,可谓判若云泥之别。 

不死青藤一脱离容戒,感遭到外界新颖的流通的空气,便在楚天手中生动的扭动,似乎活物普通,一条青蛇也似。 

楚天大吃一惊,差点没把手中的青藤扔掉,感应之下,发现这青藤与蛇类全然不同。 

蛇类不论怎样掩饰,身上总是带着一股阴冷的气息。 

而这青藤则是带着一股子可谓浩瀚的活力。 

两者看似相同,实则有实质的区别,不可一概视之。 

楚天遂放下心来,手掌上稍微用元气压制,不死青藤安排了下来。 

不死青藤固然带着一丝灵智,却不甚高,纵然会动,也不可能做出逃窜的举措,就像一些养熟了的家禽或牲畜普通。 

楚天微闭双目,将心神探入青藤体内,不久后睁开眼来,显露欣喜之色。 

这不死青藤内包含的活力浩瀚如大海,不愧是构筑太青星符篆所需的主材,也只要用这等主材构筑的符篆,才干发挥出其应有的效果。 

楚天先将不死青藤收入本人的容戒。 

不死青藤在外界才会乱动,在容戒之类的贮藏累物品内部,则是如死物普通,安生的很,不用担忧其会毁坏其他的宝贝和物品。 

接着又清点其他的物件,首先是枯毒老魔珍藏的功法和武学。 

这些东西中最显眼的就是一本有着绿色封皮的秘籍,封皮上写着九阴枯毒功,楚天翻开略作翻阅,其上的文字就将他的心神带入一方暗淡湿润的传承空间中,他闭目感受着这门功法的精奥之处。 

过了一会儿,楚天睁开眼睛,眼中以至冒出怒火来。 

这功法恶毒无比,要提升实力,必需掠取大量的女子作为鼎炉,方能使本身元气愈加精炼,修为也取得迸发式的提升。 

楚天眼前不由浮现了在灵风镇外那座庄园公开大厅贮藏室里堆积如山的女性骸骨,眼中冒出怒火,身躯都是哆嗦起来。 

他能感受得到,罗峰修炼的功法和此功一模一样,只是远没有发挥出此功的精妙而已。 

“这门功法,当真害人不浅。”楚天立刻动了消灭这本秘籍的心机。 

“别,此功你就算不用,也可卖进来,能换好多资源呢?”老狐狸连传念提示。 

他倒是一片好意,不过楚天心意已决,犹如铁石普通不可动摇,眼神略显冷漠,透露着猛兽般的无情和血腥,将元气凝聚双手,传送到这般秘籍之中。 

砰的一声,这般制造质地亦是非凡的秘籍碎裂开来,化作无数的碎片,尚未落到空中,其上元气便化作一团团的黑火,竟其燃烧殆尽。 

正是黑虎变携带的黑火,随着楚天修为的提升,只需将眼睛转换成兽瞳,就能发挥出这门武学的种种杀招,且没有任何的反作用。 

在谷家入侵时,他还不能做到这般地步,惧怕受反作用影响随时战力,是以没有用出此功,现今完整掌控了这门武学,则是收发随心,没有任何反作用。 

损坏了秘籍后,楚天冷漠的兽瞳恢复正常,接触了经他改良的黑虎变,眼神恢复到人性化的愤恨上去。 

“笨蛋,你找中央把此功卖进来,取得的东西就快抵得上真水灵珠的价值了,对那丫头也有个交代。”老狐狸含怒骂道。 

楚天却是没有言语。 

他又不傻,当然晓得此功即使不能和玄碎诀想比,但在玄阶中级功法中也算是佼佼者的存在,价值之高,就连凝丹境强者也会眼馋心动。 

但他本人不用,难道就能卖给其别人,让其为修炼此功,而掠取无数条女子的性命。 

“吾辈武者,生善于此天地间,有所为亦有所不为,若见到这般恶毒的功法,不第一时间消灭,反而卖给别人,让其荼毒生灵,本人又与那些恶人何异,怎样说都是脱不开干系的爪牙。”楚天暗暗对本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