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代理:她爹就是她爹

九尾白狐的尾巴太粗大了,每一根都顶夜溪三个,这三根撞一同就能把夜溪撞碎,当然,夜溪的身体经过无归吸收道心石的重复淬炼,愈加的牢不可破,哪怕是一只十阶大妖也别想伤她分毫。

同时,夜溪不会小觑十阶大妖妖体的巩固水平,所以,当三条尾巴一条砸下,一条挥上,一条横扫之时,生怕触及不到九尾白狐的血肉,于是骨刺探出,裹着病毒的三根锋利骨刺狠狠刺向狐狸尾巴。 

硬碰硬嘛,她还没怵过谁。 

被吞天断言曾经超越修真界的身体强度,不出预料的骨刺刺入皮肤里,病毒被送入血液,十阶大妖的身体里能量是如此充分,病毒叫嚣着冲向更美味的中央。 

大人立刻察觉不对,疾速做出最正确的应对,自断其尾。 

不是从尾巴根断,而是险险断在病毒行进的道路上,没有多切进来一分一毫。 

可惜了,夜溪望着抽回去的尾巴,那么长的尾巴才断了非常之一,这老狐狸的反响不可谓不疾速。 

而掉在地上的断尾眨眼成空,被病毒吃干抹净,谁让他每一根毛发都充溢能量呢。 

再看左右,凤屠那里自不用担忧,夜溪身形一晃,竟分了两个夜溪出来,扑向萧宝宝和金锋那边。 

大人眼神一沉,一切尾巴疾速一收,萧宝宝金锋厨小二才缓过气来,再多一刻,他们要被抽死了。 

倒是凤屠手里握着一截尾巴。 

也就是说,大人伤了四条尾巴。 

这几乎是——奇耻大辱。 

宏大的狐狸死气沉沉盯着五只小人儿,半天,突然白光一闪,宏大狐狸消逝,地上站着一个白衣银发的男子。 

“空空!”萧宝宝失声叫道。 

没了狐狸身形的遮挡,众人分明看到大人身后,竟是一具透明的水晶棺离地三尺的漂浮着,水晶棺是竖着的,里头闭目的女子不是空空是哪个? 

“你个老怪物,放了我师妹!” 

萧宝宝牙呲欲裂,他的空空,他一手带大的空空,隔着这么远和棺材板他都看见她惨白的小脸了,这个老畜生是做了什么?呸,敢用棺材关空空,等老子用这口棺材埋了你!不,老子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变成人形的大人容貌不用多说,最高等的狐狸精能长得差了?美得昏天暗地的,却也冷得让人掉冰渣子。 

冷笑:“敢对我狐族之人起非分之想,该诛!” 

萧宝宝冷笑:“你死我活,废的什么话!” 

说完一个猛冲又往前冲。 

大人冷冷一笑,眼光扫过夜溪和凤屠隐隐忌惮,这两个人不对,为何如此轻而易举就伤害了他的本体? 

转眼之间,大人做了决议,今日不宜动武。 

所以,他转身,挥袖将棺材收了起来,身形似乎有些虚化。 

他要跑! 

夜溪与凤屠对视一眼,同时发出猛烈一击,飞身上前,萧宝宝金锋厨小二紧随其后。 

眼见间隔越来越近,似乎一伸手就可以到大人了,却见大人面上浮起一个诡异的笑。 

不好! 

身下传来一股宏大的吸力,五人连惊呼都没来得及发出便消逝在了空中上。 

空中合拢,似乎什么也没发作过。 

“蠢货,这是我的地盘岂能没有任何布置?” 

大人冷冷盯了空中一眼,蹙眉,那两个人不好对付,竟能伤了他,他要换一个更平安的中央了。 

身形一晃,彻底消逝。 

而被不可抗拒的吸力拉入地底的五人,厨小二开端还哇哇叫,被金锋一巴掌削在后脑勺上闭了嘴。 

夜溪把四人箍在身前,背后嘭的一声展开宏大翅膀,白色,骨翅。 

慢慢减慢了下坠的速度,但仍不能摆脱吸力。 

“竟连我都不能摆脱这吸力,哼,该死的天道。” 

不是天道压制,他能被摆这一道?凤凰神火喷过去就是一盘烤狐狸。 

凤屠稀奇的摸着夜溪翅膀:“夜族,终究是一个什么样的种族?” 

他晓得夜溪对外的身份是夜族,来自海域的神秘家族。 

“就你看到的这样啊。是不是有些像魔族?”夜溪还有心情说笑:“我曾经冒充魔族在魔域里闲逛,无一魔能识破。” 

“我们还是太弱啊,也不知空空怎样了?她被关在那——”萧宝宝眼圈一红,说不下去了。 

金锋抚慰:“师兄放心,空空师姐定然无碍的,不然那老狐狸会把空空师姐藏在这种中央?” 

尸体没有藏的价值。 

厨小二也道:“空空姐一看就是多福多寿多子多孙的面相。” 

萧宝宝一哽,多福多寿是应当的,这个多子多孙是什么鬼?诶,对了,空空是妖,一窝能生…呸呸,是一胎,一胎多子吧?嗯,个个跟空空小时分一样软萌又心爱的,让本人这个做舅舅的干什么也愿意啊…想多了,空空如今终究如何了啊? 

夜溪:“空空只是沉睡,老狐狸说空空梦里,难道他不要脸的侵入空空梦境了?” 

萧宝宝心一提:“他想干嘛啊?” 

我也想晓得啊。 

夜溪道:“师兄,你先想想我们怎样进来吧。” 

萧宝宝往下看了眼,看不清,吸力还在,叹息:“先落地再说吧。” 

好歹见了一面确认人没事就好,妖族,哼,老子早晚铲平了你! 

没事做夜溪闲话:“那大人长的不错。” 

这一点不能不认同,不过除她外都是男人,所以,让他们赞同这一点,呵呵。 

夜溪没逼他们赞同本人审美,继续道:“他妹子更美,我就没见过那么美的人儿,说句不为过的,以她的姿容,搅天动地也是随便。” 

这一点四个大男人无法认同,搅天动地?太夸大了吧? 

夜溪点头:“一点儿都不夸大,饶是我见了也心动,让我去捅天我也甘愿。” 

“...” 

萧宝宝默默一句:“溪儿,不用为了谁你也会捅天的。” 

“...咳咳,简言之,空空之貌不及她非常之一。” 

萧宝宝金锋厨小二同时惊叫:“不可能!” 

空空的容貌是他们见过最美,便是有修真第一美人之称的水真真都不及她。 

夜溪:“我绝无夸大。” 

凤屠启齿了:“那个在透明棺中的幼崽?” 

四人侧目,看,人家一眼就看透空空实质了。 

夜溪忙问:“你看出她本体了?” 

凤屠惊讶:“她娘不是狐狸吗?” 

夜溪一噎。 

凤屠又道:“但她爹不是,时间太短,若是近间隔一看能看出。” 

得,说了跟没说一样。 

夜溪想,该问问鲛王他那位故友什么身份的。 

她真问了。 

鲛王:“咦?你是在哪里?仿佛是一处被遗忘的土地。” 

夜溪服了:“是崩塌了的罗刹界的残片。” 

“罗刹界啊,怪不得气息这么不舒适,那种罪恶黑暗之地居然还有残留。”鲛王很恶感。 

夜溪问空空爹的身份。 

鲛王莫名:“就是她爹啊。妖体?不晓得啊,我们相谈甚欢,这种小事不需求挂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