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代理:皓白城分舵

聚英楼的店门前,有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正在呼喊过往的客官。

见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牵一匹马过来,赶紧上前,恭敬的説道:“这位小公子,你要住店、吃饭吗?我们聚英楼是皓白城内数一数二的大客店,里面酒食应有尽有。” 

见伙计如此机灵,秦凤鸣呵呵一笑:“我到皓白城来玩耍,想住宿几宿,不知贵店可有房间?” 

“小公子可是找对中央,我们聚英楼只上房,就有十几间,正好还有闲暇,请随我来。”那店伙计説着,一边接过缰绳,一边带着秦凤鸣向客店内走去。 

那店伙计将马匹交给其别人照料,本人带秦凤鸣来到一处房间前,推开房门,发现房间倒也宽阔亮堂。于是diǎn头説道:“不错,我就住这里了。” 

伙计满面笑容的打来洗脸水,秦凤鸣洗完手脸。转头对那伙计説道:“这位大哥,请你随意给我准备几个小菜,我要在这里吃午饭。” 

那伙计机灵的很,立刻出门准备去。 

吃过中饭,秦凤鸣躺在床上,思虑着今后如何行动。 

此是他初次执行任务,虽自身武功已是不弱,但是,如何能很好的完成任务,和武功上下可无必然联络,需求好好谋划一番。 

这次任务,堂主既然要本人配合五师兄,应该是以锻炼为主。只要找到五师兄,一切听他叮嘱即可。 

想到此处,决议到得晚上,到皓白城落霞谷分舵探上一探。 

吃过晚饭,天色完整黑下后。换上了一身黑色衣服,他偷偷溜出客店,展开身形,避过路上的行人,向皓白城东南角奔去。 

来到一处占地十数亩的豪宅前,只见大门上挂着“落霞谷分舵”的牌匾。门口两边分别站立着四名大汉,每个人都挺胸抬头,眼含精光,个个显得孔武有力。 

他不露声色,围着豪宅走了一遍,找到一僻静之处,将一黑色纱巾罩在面上,宝剑背负在背上。左右无人,然后,发挥碧云迷踪身法,如狸猫普通,了无声息的跃进了庄院。 

进到院内,只见偌大的宅院内却非常安静。 

躲在一处黑暗的角落,认真倾听,他顿时发现了四五处岗哨,有两处暗哨,三处明哨,不由的暗自diǎn头,对皓白城分舵舵主很是信服。假如换做旁人,方才进院之时就有可能被发现。 

当心的绕过明哨暗哨,避过来回巡查的人员。来到一处警戒森严的小楼处,远远查。只见这个小楼的一层,灯火通明,里面不时有人声传出,他判别,这里应该是这分舵比拟重要所在。 

发挥碧云迷踪身法,轻无声息的来到二层荫蔽之处,躲在二楼一角,细听,觉察二楼之内,静悄然的,毫无声音。 

他确认里面并无人存在,于是悄悄推开一扇窗,翻身跃了进去。只见二楼是卧室,仅有一床,一桌。来到一楼的楼梯口,发现下面有一屏风,正好将楼梯遮挡住,下面的声音明晰的传了上来。 

就听一个响亮地声音説道:“大哥,不晓得门内所派的人何时到来?我们曾经等了一个多月。假如时间太久,我担忧那东西被转移。” 

“三弟不要焦急,应该就是这几天,飞鸽传书,定的时间就是五天后。应该不会来迟,要晓得卧虎山的人可是半个月后才干到,时间不会耽误。”被称作大哥的人解释道。 

又有一个声音説道:“大哥,门内只派一个人来,肯定就能抵住王氏双鹰吗?要知那王氏双鹰可是成名已久,手底下的确有些手腕。也不晓得来人如何布置,怎样停止?” 

“老五你也不用担忧,听説这次本门派出的是暗夜堂之人,暗夜堂可是本门精髓所在,听説里面每人都有绝艺在身,其武功均都不下于成名已久的前辈高人。大家尽可放心。” 

……… 

细听之下,顿时辨出,里面共七个人在,都是分舵掌权之人。那个被称为“大哥”的,应是皓白城分舵舵主张青山,听説一对五行轮,招数按兵不动,端是凶猛无比。 

秦凤鸣站在楼梯口处,认真听他们的说话,暗自剖析着。原来五师兄还未出面,门内原定在五日后入手,如今为时髦早,如何入手,只要等五师兄到了才可定夺,不觉大为放心。 

暗自一想,应该四日后晚上,五师兄才会决议如何行动。早了怕风声透露。只要四日后再来探听一次。 

站在楼口,又听了一盏茶功夫,下面众人所谈毫无新意,只是大都诅咒王氏双鹰不守规矩,争夺玉盒,他们分舵又不想和王氏双鹰撕破脸皮,所以才飞鸽传书,让宗门派人来将之取走。 

见毫无价值,毫无声息的分开了皓白城分舵,回到了客栈。 

一连四天,秦凤鸣都待在聚英楼客店内,每日除吃饭睡觉,就打坐吐纳,无再迈出客店一步。 

四日后,秦凤鸣早早吃过晚饭,关好房门。待天色黑后,穿上黑色衣靠,罩上黑纱,推开窗户,飞身跃上屋dǐng,穿房越脊,无惊无险的避过街上行人,再次来到了落霞谷分舵。 

驾轻就熟来到那个小楼的二楼处,站在楼梯口,竖起耳朵,细听下方众人的说话。 

在一楼,同样是上次几人。众人正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谈着,见此,秦凤鸣晓得,五师兄如今肯定未有到。本人来还未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