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平台:跟出来的鬼物

他怀中的小女孩被吓得嚎啕大哭,容貌令人心疼,他却不论不顾,只是盯死头顶的缺口。

  咔擦……

  公开,轻轻摇摆起来,随同着囚笼不时发裂,这里已有坍塌的趋向,上面簌簌落土,越来越多,似要把他们彻底掩埋在公开。

  “快逃啊,这里要塌了……”

  “大家别乱,我们搭人梯逃进来。”

  有人惊慌大叫,最后刘文才站出,尽力维持次序,否则紊乱之下,逃不出不说还可能被踩踏死。

  刘文才平常的声威在这种生死关头,没有了任何作用,人们疯了般冲到缺口下,把刘文才挤开,不住挖开公开的尸体往中间堆积,足足堆起了一米。

  随后猖獗踩着尸体爬上了缺口,下面的人够不到,就扒着上面的人往上窜,紊乱至极,有的人活生生被踩死。

  嗤……

  白烛灭了!囚笼内堕入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这里似自成一片天地,月光星芒一概投射不入。

  “它要入手了!”石焱心中一紧,白烛应是与囚笼相连,详细联络虽不晓得是什么,但囚笼灭,它便灭。

  亦或者,囚禁的鬼物冲击下,囚笼全力镇压,白烛也会灭掉。

  不论是哪种,都标明此刻的风险!

  “啊!”

  “血!哪里的血!”

  ……

  黑暗中,一道道惨叫会聚,石焱不敢耽误,凭仗着记忆直接对着缺口冲了上去。

  期间,不知踩中了几人,也不知被几人踩中了身体,好在他状态全胜,硬生生踩出一条出路,从缺口爬出,站在了空中上。

  微风习习,残月高悬,星斗遍天。

  此时他正处于某一街道中心,空中都是卵石铺设,两侧店肆林立,多是平房,红砖绿瓦,右远处还有一酒楼,足足三层,看起来这应该是一个小镇。

  “江阳镇,天啊,我们逃出来了!”

  “这里是江阳镇,那是马老板的酒楼,这是第三街道,我们回来了!”

  “这是我家外面,我家就在前面一拐角大街第四间。”

  ……

  此时,曾经有十多个人逃出,对着这处街道流泪狂吼。

  刘文才和刘老二也在其中,他们呆呆看着眼前一切,刘老三却不见踪迹。

  刘德武抱着小女孩一屁股坐倒在地,冲动不能自已。

  “无灯无火?”石焱最先发现了不对,这江阳镇一眼望不到边,生活着数十万人,富贵人家也不在少数,就算是半夜,这些人家都会烛灯高悬,彻夜长明。

  但如今,连绵数十里,竟连丝毫光亮都没有,死寂一片。

  “里面没有人了吗?”石焱上前,向缺口下方喊了一句,这一句把这些喜极而泣的人们唤醒,一个个疑惑看来。

  不应该啊,下面四十多个人,怎样就上来十多个?

  缺口内一片乌黑,吞噬了一片光亮,视之如深渊,不可探毫厘。

  一句话后,也没有任何回音。

  “老三?”刘文才也在召唤。

  刘老二想要下去寻觅,被刘文才死死拉住,好不容易逃出邪异,再进去找死么?

  石焱靠近,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让他神色一禀。

  出事了,那只鬼物果真入手了,不出不测的话,没上来那些人应该都死了,刘老三也是其中一子。

  这可能还是那只鬼物没完整恢复的缘故,否则,没有一个人能逃出。

  鬼物,也可能跟了上来。

  石焱环顾一圈,一切人都围在缺口,向下凝望,刘德武也是如此,一脸不安。

  还在演?

  石焱自然后退几步,把他和刘德武的间隔拉到最远。

  不应该啊,鬼物这时已没了约束,他们这些人都是它的口粮而已,轻松可杀之,演?曾经没有了必要。

  难不成……是他猜错了?鬼物不是刘德武,是另有其人?

  事态有些偏离石焱的掌控,按他所估计,两只鬼物应早已大打出手,直到吞噬了另一只鬼物为终,在这个时间段,是逃命的最佳机遇,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逃走。

  如今逃……只能是自送鬼口。

  感受着缺口散出的阴冷,众人离远许,有人提议道:“要不我们去报官吧?让官府下去救人,有刘主簿举荐,一定能够的。”

  见众人看来,刘文才赞同道:“好,此时虽已子夜,但事关严重,必需禀告。”

  “絮儿,我们终于能够回家了。”一旁,刘德武把小女孩放至空中,他半蹲着身体,喜极而泣。

  “絮儿?”听到小女孩的名字,石焱愣了愣,不是叫嫣儿么?这是小女孩用干草给他伤口包扎时,自我引见的。

  错误的名字,在刘德武身边格外浓郁的腐尸味……

  是她!

  石焱脸色大变,就待极速后退,当时他身边不只要刘德武一人,还有这个不断被疏忽的小女孩啊!

  下一秒,他身体僵住,一股若万年寒冰般的阴冷,直接缠绕住他四肢,令他不能再动丝毫。

  鬼物的力气,都是阴冷的。

  不止是他,一切人都是如此。

  “咯咯……”小女孩甜甜一笑,手掌探出,直接划过刘德武脖颈,糯糯回道:“是呢,我们都能够回家了呢。”

  噗嗤!

  刘德武神色永凝,头颅自脖颈滑下,鲜血喷出,他脖颈的伤口与山羊胡男子普通无二。

  絮儿早就死了,身体被鬼物占领,人死后尸体哪怕被鬼物占领,也会腐朽,石焱闻到的腐臭味正是源于此。

  在场人中,只要一人没被影响,刘文才!

  刘文才见到这一幕,面色大变的同时掉头狂奔,丝毫不论身为亲弟弟的刘老二。

  “嗯?”小女孩眨了眨无辜的眼眸,有些惊奇刘文才为什么不受影响,她手臂隔空轻挥。

  下一秒,刘文才身上的衣服直接破碎,随风飘零。

  啷噔……

  几十根白色骨棍从他身上掉下,滚落一地。

  刘文才头都不敢回,已奔出几十米,眼看就要逃掉。

  白骨?符字?

  看着地上密密麻麻刻有符字的白骨,石焱明白了,这就是刘文才对付邪异的底牌,也的确管一些用,最少没被小女孩困住。

  ……

  “小新娘,大花轿,大老头,满头白,十四的新娘,六十的老头,羞不羞,羞不羞……”

  迎亲曲,喇叭声,愉快的童谣再度响起,正是刘文才逃窜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