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登录:他年我若为仙神,屠尽江阳魍魉妖

 翻越囚笼之前,石焱脚下踩着都是头颅,尸体脖颈如镜面,头颅散乱四处都是,不过他们体内的鲜血都消逝了。

  这都是之前抢夺缺口时,没有上来的那三十人,刘老三也在其中,都成了小女孩鬼物的营养。

  石焱并不不测,这就是九域世界的严酷,是理想世界人不亲身阅历,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的。

  公开通道外宽内窄,里面直径不过一米,石焱进入后需弯着腰匍匐。

  通道整体为向上坡度,坡度很缓,若是一路通上,如今是公开八米左右,按这个坡度力计算,大约一个半小时后抵达空中。

  计算大致无误后,石焱动作都快了不少,最终空气流通越来越好,前方更有微小光辉,比他估计的时间还早了许,终点居然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厨房,精确说是大锅灶台之下。

  认真察看四周无异常后,他才把大锅取下,悄无声息放置一旁,钻了出来。

  此刻的他,格外狼狈,满身被破碎骨茬划出的细小伤口不说,脸上、身上如煤堆里滚了几滚,脏黑至极。

  不过顾不上太多,活下来就好。

  这里是一普通人家,早无人烟,各种东西一应俱全。

  看其东西,应为一猎人家庭,一身黑色劲衣,一把猎刀悬挂侧墙。

  石焱当心翼翼摸到窗前,在左前方不远处,就是镇墙,镇墙高十米,镇门大开,中间的大道上竟长出了杂草,在黑夜中随风摇曳。

  这竟然是一家镇门前的人家,运气总算有一次站到了他这边!进可强闯进来,退可在屋中等候天明。

  石焱没急着冲进来,在镇墙之上,有一层茂密的草植,密密麻麻的枝叶垂至空中,遮挡都看不清镇墙原本颜色。

  看着这层草植,他有些不安。

  黑夜,是鬼怪的猎食时间,江阳镇已化作鬼镇,在后世都凶名赫赫,其中风险太多,这个险不能冒。

  大约还有两三个小时天明,在九域世界想要存活,耐烦必不可少。

  石焱安静缩回厨房角落,也不敢轻寐,全力坚持警觉,若是有人皮盖头从通道追出,他也不至于措手不及。

  好在,这种状况没有发作,天明了。

  一层金色从褴褛的窗口射入,在地上打出数片金色,阳光火热,遣散了黑夜的阴霾,带来了活力。

  “连声鸟啼都没有,不愧是鬼镇。”石焱站起身来,彻底松了口吻,他前走几步,站于屋内的金色区域。

  眼睛眯起,透过窗外看着那轮金日,阳光斑斓,很暖。

  他很久,很久没有这么舒心的享用阳光了。

  九域世界的太阳,比地球大很多,也暖很多,传说是一只远古金乌所映照,仙神所倾仰,但他还是更喜欢地球外的那颗普通恒星。

  这时,他才终于肯定,他重生了!他所珍惜的一切,都还存在。

  石焱朝镇门看去,瞳孔轻缩,果真,镇墙有诡,昨夜看到的那层草植已消逝不见,显露褴褛的墙砖。

  昨夜若是贸然闯出,怕已化作枯骨了。

  他不以为一颗濒临破碎的佛骨舍利,能挡得住那镇墙上连绵数十里的绿茂,昨夜那两个鬼物加起来,也不够这绿茂一口吞的。

  当即,石焱抓起猎刀和衣服奔跑进来,头也不回,以本身最快速度冲出了镇门,白昼鬼物虽大多不见,但在一座满是鬼怪的城镇中,还是慎重些好,一分钟停留,便多一分风险。

  直到他冲出很远,前方绿植遍地,足有半人高,古树茂盛,笔直通天,每一颗都有五六人合抱粗细,好一番远古大陆的地貌现象。

  鸟啼阵阵,虫语花香。

  石焱停下脚步,喘息回头。

  远处,墙头上,江阳镇三字赫然在望,整个江阳镇死气沉沉,所在区域白雾阵阵,四周都扭曲了般,与这里宛若两个天地。

  江阳镇阳光映照不到的高楼阴影内,依稀能看到人皮盖头在飘荡,似在搜索他的踪迹。

  而镇墙门洞下的阴影,似有几个虚幻人影倚靠其内,看容貌身体极为诱人,不住向他招手。

  “鬼才会回去。”石焱暗淬一口,骂骂咧咧大步分开。

  他年我若为仙神,屠尽江阳魍魉妖。

  ……

  石焱顺着官道行进,直到听见右侧有水声,他一身黑灰,身上的伤口也需求清算,修正佛骨功也需求一个平安僻静之地。

  当即,进入草丛,朝着水声处行进。

  江阳镇在明凉府内,明凉府为南方地带,多潮热,仅仅走了一会,便汗流浃背。

  四周多山林,这官道也是在山林间开拓出的道路,山高似直耸入天。

  翻过一人高的杂草,恍然大悟,水声处为一小瀑布,瀑布下为一小谭。

  石焱没急着上前,往下游走了几十米,在一处水浅到可看清谭底石子的位置停下,见到里面有活鱼游动后,这才放心饮水。

  接着把那一身现代化褴褛衣服丢弃,跳下去捕鱼,洗漱!尸体腐朽脓液包含大量细菌,粘粘在他伤口内,没有医疗条件,只能用死水冲洗,好在伤口也不深,没有太大风险。

  很快,清洗洁净身体的石焱,抓着两条活鱼跳上岸,钻木取火,没过多久,烤鱼肉香顶风飘起。

  他则换上了捡来的黑色劲装,虽是少年,还在长身体阶段,也有一米七八的身高。

  透过明澈潭水看去,容貌娟秀,剑眉星目,一头黑碎短发,不得不说他家的基因还是不错的。

  可惜前世,被他活成了糙汉子,脸上、身上刀疤纵横,还是个光头,当时能活着已是用尽算计,费尽全力,哪还顾得上其他。

  鱼烤好后,石焱慨叹的摇了摇头,一顿胡吃猛塞,把膂力补充回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