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官网:夏侯受伤了

 

贾良瞥了无情一眼,一脸的戾气,像一道闪电飞奔过去,一掌击打过去,无情飞出了数米远,一次侧踹过去,又滚了米远。

  贾良自得洋洋的跟夏侯说,夏前辈你的弟子我曾经拾掇了,能否轮到你了?

  夏侯一脸的怒气,指着贾良的鼻子说道。

  贾良,拔剑吧。

  哈哈,我知道夏前辈是一个直爽人。

  唰!

  一剑刺了过来,夏侯移动了身躯,一掌击打过去,贾良跟夏侯在拼内力,夏前辈,我废了你弟子,不会怪我吧?

  你放心我一定废了你的修为。

  贾良和夏侯将手掌抽离了,嘴角流淌着少量的鲜血。

  唰!

  一道火红的光环和火红的光环融合!

  轰隆!

  贾良和夏侯各自退后了几步,夏侯一次鲤鱼打挺伫立起来,一剑刺了过来,贾良伫立在山坡上面。

  夏侯在他的对面,愤恨的眼光折射过来了。

  贾良凭你也想在恶人谷撒野?

  夏前辈,我知道我受伤了,你还能撑到何时?

  在我暂时之前,一定废了你。

  做你的春秋大梦呀。

  唰!

  一剑刺了过来,夏侯退后了几步,一次侧踹过去,夏侯用手臂护着头部,一次鞭腿击打过去,一拳砸了过去。

  两个人攻击了几百回合不分伯仲。

  这时,无情迟缓的爬起来,跟冷血说,师兄你怎样样了?

  我得运功修复一下内伤。

  噗嗤,喷出一口鲜血。

  师兄,我替你疗伤。

  一道火红的光环进入冷血的身躯了,不曾想到南岳剑宗的弟子武艺这么高强呀。

  冷血迟缓的伫立起来,通知无情我的身体好多了。

  师弟,你没事吧?

  无情摇了摇头,我有一丝丝担忧师傅的安危。

  既然师傅的功力恢复七八成了,对付贾良绰绰有余了。

  你说得有道理!

  贾良和夏侯伫立在空中,互相怒视着,蒋春发迟缓的爬起来,摇了摇身子骨,看到眼前的一幕心里咯噔了一下,属下都死了呀。

  蒋春发狠毒的眼光投注到无情身上了,一剑刺了过来,无情一剑刺了过去,两个人的手臂流淌着少量的鲜血。

  无情凶巴巴的跟蒋春发说,狗日的,你还没有死呀?

  你想杀了本公子和没有那么简单。

  唰!

  唰!

  一炷香的时分过去了,蒋春发和无情两个人伤痕累累了,贾良嘀咕着,固然这是我重伤了夏侯,但是本人受伤了,还是走吧。

  呼呼!

  不见人影了。

  无情一脸的焦虑跟夏侯说,师傅你怎样样了?

  我没事,还得运功疗伤。

  无情跟冷血说,师兄我去嵩山峰请聂前辈给师傅疗伤。

  片刻,聂征眉头紧锁的跟夏侯说,夏兄,你别动我给你疗伤。

  有劳聂兄了。

  呼呼!

  无情给聂征倒了一杯茶,客气的说。聂前辈请喝茶。

  多谢!

  聂征摸了摸胡须跟方英说,英儿,你给夏兄去熬药吧。

  弟子领命!

  无情焦虑的跟聂征说,师兄伤势严重你得给他一个方子呀。放心,英儿知道。

  聂征看着无情脸色惨白,小子,你坐下我给你把一把脉。

  无情傻笑了一下,聂前辈我没事。

  冷血伫立在方英的跟前淡淡的说,多谢方姑娘。

  不客气,你的伤没有好不要乱走动。

  无碍!

  咳咳!

  我扶你回房间躺着吧!

  冷血有一些不甘愿,不过他还是返回了房间干巴巴的看着方英并没有说话,方英倒是显得有一丝丝羞怯了,为何盯着我看。

  冷血傻笑了一下,有一些日子没有见到你了,所以……

  不用说了,我去煎药!

  冷血不断盯着方英的背影,那么他跟方英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了,当初的英儿只是一个少女,当下是一个娉婷的姑娘了。

  咳咳!

  只需能陪着方英的身旁,我还是挺开心的。

  方英端着一碗汤药进来了,淡淡的说,你喝了吧。

  咕噜咕噜!

  好苦呀!

  良药苦口呀。

  不怕你笑话,我最厌恶吃药了。

  你都多大了,莫非还要我哄着你喝药吗?

  冷血一脸的为难,只需是方姑娘熬的药,再苦我也得喝。

  你不喝药内伤怎样好呢?

  你说得有道理!

  方英道貌岸然的说,你诚实躺在床上不要乱动呀。

  我知道了。

  无情咧着嘴跟冷血说,师兄,你好点没有?

  多亏了方姑娘的药,好多了。

  有这么夸大吗?你只喝了一次药呀。

  你不知道吗,看着她我得病好了一半了。

  你没事就好!

  师弟,等我好了之后,一定要找贾良报仇。

  师兄,南岳剑宗,可不是好惹的。

  日了狗。

  此事跟高纪有关系吗?

  还得等我查分明太知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冷血呼呼大睡了。

  无情伫立在夏侯的跟前温和的说,师傅您怎样样了?

  我好多了,冷血怎样样了?

  他挺好的。

  没事就好,其实夏侯想过南岳剑宗之人,会找上门来,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徒儿,你替我办一件事。

  师傅请叮嘱。

  你去翰林院通知苏北,让他多防范南岳剑宗之人。

  师傅不是您传授了一局部功力给他,南岳剑宗几个怎样会是您的对手呢?

  不要提此事了,你赶快去。

  我不去!

  小子,我抽你呀。

  无情跟冷血说,师兄我要去贺江城一趟,你在家好好养伤呀。

  你去贺江城找贾良算账吗?

  此言差矣!

  师傅让我带音讯给苏北,防范南岳剑宗之人。

  师傅说得有道理!

  你怎样跟师傅一个想法呢?

  走吧!

  方英端着一碗药,冷血低声的跟方英说,我不喝药。

  你不是说我煎的药再苦你都会喝吗?

  此话不假,不过我有一个恳求。

  什么恳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