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官网:你们可以叫我琴姨

女子很快就端着一盘糕点走了出来,放在石桌上,对着白老大道,“你们以后就叫我琴姨吧,我要怎样称谓你们二位呢?”

  女子没有丝毫的歹意,连不断暗中警觉的白二都慢慢放下了戒心。

  白老大眼珠转了转,答道,“我叫小若子,他叫小痕子。”

  听了那句小痕子,白二的嘴角抽了抽,老大是晓得了他的真实身份,还是一切都只是恰巧呢?

  听了白老大的引见,女子点了点头,“好,我不会问你们为何会闯进冷宫,你们也不要问我的真实身份,可好?”

  白老大和白二同时点了点头,即使是要问,也要等混熟了再说啊。

  女子不晓得白老大心中的想法,得到二人的保证,起身去小院的菜园子里摘菜。

  白老大的眼神将小院仔认真细的端详了一遍,最后将眼光落在了用藤条编的笼子上。伸手指了指,“琴姨,你会做叫花鸡吗?”

  女子听了白老大的话,摘菜的动作就是一顿,直起身,回头看向她,摇了摇头,“不会。”

  白老大刚想叹息吃不上最想吃的美味了,就听白二语气急迫的道,“老大,我会做,我来做给你吃吧。”

  “哦?你连菜都炒不熟,肯定不是在逗我吗?”白老大看着白二的眼中满是不置信。

  白二用力的点了点头,“我曾经跟老张学过。”为了讨好你的。最后一句话,白二只是在心中默念,并没有说出口。

  白老大还是有些不置信,但真实是很想吃,权且就置信他一次吧,十分勉强的点点头,“好吧,但是你可别糟蹋了食材啊,最最少要做的能吃啊。”

  白老大不放心的叮嘱道。

  白二固然很受打击,但是一想到能亲手给老大做吃的,他心中又是一阵冲动。

  在白老大不置信的眼光中,下去准备了。

  白二和琴姨两个人都去准备饭菜了,只要白老大一人没事干。手拄在下巴上,回想着方才琴姨摘菜那一幕。

  仙女一样不食人世烟火的容貌,却被关在这偌大的冷宫里,任其自生自灭,这中间到底躲藏着何等惊天的机密呢?

  女子将两个人的反响都看在了眼里,轻笑了一声,“看你们的服饰,你们应该是担任看守冷宫的小公公吧。

  可是,十七年过去了,两位公公为何还这样年轻呢?”温顺美丽的女子悄悄蹙了蹙眉毛。

  白老大反响很快,笑着接口道,“这位神仙姐姐有所不知,之前担任看守冷宫的公公调到其他宫里当差了,我们是新来的,就被分配到这里了。”

  女人都爱美,被人当面叫神仙姐姐,女子有些不好意义。

  眼角眉梢的笑意掩都掩不住,“原来是这样,但,二位公公,按理说是不允许进入冷宫里的,你们为何会出如今这里?”

  女子继续问道。

  白老大继续胡诌,“我们是新来的,而且,也不懂规矩,神仙姐姐不会怪我们打搅了您的喧嚣吧?”

  女子掩唇一笑,“相遇就是缘分,跟我来,我那里有吃的。”说完,领先提着裙摆朝着前方走去。

  白二拉了白老大的袖子一下,“老大,我们能信任她吗?”素昧平生,一见面就约请他们去吃饭,怎样觉得有阴谋呢。

  白老大回头给了白二一个放心的眼神,“我直觉她不会伤害我们的,走吧。”白老大有些猜想没有说,她直觉这个女人能够协助她揭开她父母死亡的真相。

  女子似乎并不在意二人能否会跟上来,不断坚持着不急不缓的速度,一路分花拂柳,很快就到了一座宅院面前。

  宅院的大门是用篱笆做的,两边的矮墙上爬满了蔷薇花,此刻开的正艳,不时随着微风送来醉人的香气。

  跟着女子走进院子,青石板铺就的小道两旁种满了蔬菜瓜果,红的绿的,看着就水灵灵的,让本就饿了的白老大,愈加的饿了。

  又走了几步,三人来到石桌前,女子招呼着白老大和白二坐下喝茶。

  白老大一向不会品茶,只觉得这茶很香,居然比楼知州收藏的雨前龙井还要好喝。

  白二原本想阻止白老大喝茶,但是一想到她是用毒高手,就放弃了那个打算,也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女子关于白老大的直爽不做作称心的点点头,又拿起茶壶给他倒了一杯,才道,“你今年多大了?”

  噗,白老大差点将喝进去的茶水吐出来。白二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这人怎样回事,怎样一上来就问人家的年龄。

  难道是看上白老大了?不行,他不允许。

  白老大放下杯子,抚了抚胸口,疑惑的看着女子,“神仙姐姐为何想晓得奴才的年龄啊?”

  女子摆了摆手,笑道,“神仙姐姐不敢当,假如从年龄上算,你应该叫我一声姨。”

  固然晓得女子在开玩笑,白老大还是有一霎时的恍惚,假如母亲还在人世的话,是不是跟眼前这个女子一样美丽温顺呢。

  白二第一时间发现了白老大的异常,大手从桌子底下探过去,捉住他的小手。破天荒的,白老大这次没有躲,被白二握了个正着。

  看着两个太监的互动,女子脸上没有丝毫的鄙夷,而是接着问,“不能说吗?”

  那双眼睛像极了她的姐姐,即使晓得他不可能是姐姐的孩子,她还是抱着一丝丝的希望。

  白老大抬起头看了女子一眼,“好,你以后就是我姨,我今年十七岁了。”他忽然不想跟这个女子扯谎,索性报了本人的真实年龄。

  女子的眼中闪过一抹思念,十七岁了,跟她那外甥女居然是同年,还有着跟她姐姐一样漂亮的眸子,难道这一切都只是巧合吗?

  女子眼中一霎时的错愕没有逃过白二的眼睛,白二握着白老大的手不盲目用力了一些。

  女子似乎晓得本人失态了,将本人从回想中拉回来,笑看着面前的两人,“我这里还有一些糕点,你们先吃一些垫垫吧。”

  说完,就转身进屋去取糕点。

  女子的身影彻底消逝在屋内之后,白二才对着白老大道,“老大,你为何对她如此信任?”

  白老大的嘴里一向没有一句实话,连他这个小弟都是隔三差五的被玩弄,今天居然对一个初见的女子这样坦诚,白二不得不将这件事注重起来。

  白老大看着女子消逝的方向,声音很轻的道,“我只是觉得她很熟习,而且,我直觉她不会害我们的。”

  白二没有继续说,心中却是进步了警觉,假如这个女子做出任何伤害老大的事,他第一时间杀了她。

  女子很快就端着一盘糕点走了出来,放在石桌上,对着白老大道,“你们以后就叫我琴姨吧,我要怎样称谓你们二位呢?”

  女子没有丝毫的歹意,连不断暗中警觉的白二都慢慢放下了戒心。

  白老大眼珠转了转,答道,“我叫小若子,他叫小痕子。”

  听了那句小痕子,白二的嘴角抽了抽,老大是晓得了他的真实身份,还是一切都只是恰巧呢?

  听了白老大的引见,女子点了点头,“好,我不会问你们为何会闯进冷宫,你们也不要问我的真实身份,可好?”

  白老大和白二同时点了点头,即使是要问,也要等混熟了再说啊。

  女子不晓得白老大心中的想法,得到二人的保证,起身去小院的菜园子里摘菜。

  白老大的眼神将小院仔认真细的端详了一遍,最后将眼光落在了用藤条编的笼子上。伸手指了指,“琴姨,你会做叫花鸡吗?”

  女子听了白老大的话,摘菜的动作就是一顿,直起身,回头看向她,摇了摇头,“不会。”

  白老大刚想叹息吃不上最想吃的美味了,就听白二语气急迫的道,“老大,我会做,我来做给你吃吧。”

  “哦?你连菜都炒不熟,肯定不是在逗我吗?”白老大看着白二的眼中满是不置信。

  白二用力的点了点头,“我曾经跟老张学过。”为了讨好你的。最后一句话,白二只是在心中默念,并没有说出口。

  白老大还是有些不置信,但真实是很想吃,权且就置信他一次吧,十分勉强的点点头,“好吧,但是你可别糟蹋了食材啊,最最少要做的能吃啊。”

  白老大不放心的叮嘱道。

  白二固然很受打击,但是一想到能亲手给老大做吃的,他心中又是一阵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