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代理:修行是自己的事儿

“你说,我如今是该叫你侯爷呢,还是余公子呢?”从课堂出来,余宇腋下夹着那本简直是全新的书科教本,散步在林间的小路上,此时曾经不再是盛夏,中午的阳光却还是比拟热烈,烤在后背上,有一股子让人焦灼的意味。正待走着,付凌华从身后伸个脑袋出来,冲他做个鬼脸道。

“要我看,两个都不好!”余宇皱眉道。 

“那叫你什么?”怀里抱着裹了粉色书皮的教本,付凌华扭着头,认真的看着余宇道。 

“叫我余同窗,我喜欢这个称谓,而且我本就是学生!”余宇道。 

“余同窗?”付凌华咂摸一下“仿佛挺有意义。不过我真没有想到,你竟然十六岁就成为了侯爷,你是怎样做到的?” 

“不测,不测,那纯属不测!”余宇一点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解释。 

付凌华也是心机剔透的人儿,自然明白余宇的意义,也就不再多问,试探着说道“能通知,你那天从那山里,拿出来的到底是什么吗?” 

“你不晓得?”余宇一愣。 

“谁晓得啊,都不晓得。我们就看见你手一伸,然后一个红色东西被你攥住了,然后你大笑一声就倒下了。隔了那么远,你又很快倒下了,基本没来得及细看。所以我们都不晓得!”付凌华埋怨道。 

余宇想了想。 

付凌华赶紧启齿道“要是不便当说就算了,我也只是猎奇而已!” 

“能够通知你,但也只能通知你,由于我很喜欢你的坦诚。但你必需要保证,不再对任何人提起!”余宇道。 

付凌华想了想道“嗯,我保证!” 

余宇心道这事其实没有坦白的必要,想必很多修士都曾经晓得了那是什么。毕竟当时的大人物是来自各个门派的,他们晓得了,也就等于门下的弟子晓得了。余宇只是觉得并没有成心说出来的必要而已。见付凌华容许的直爽,他不再坦白,放低些声音道“那是一颗血参。传说不存在这个世界上的东西,活了有一万年了!” 

“一万年了?”付凌华捂着小嘴,显然被这个数字惊呆了,不过余宇也看出来了,她没有听说过血参这个名词。 

“重要的不是时间,而是血参这个东西。它有起死回生之效,中途夭折之能!” 

“这世界上,真的,真的有这种东西?”付凌华像是看小说一样看着余宇。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谁能说的准呢,很多事情都不一定。” 

“那,这个东西,你,你……”付凌华显然对这个东西下落很感兴味。 

既然说了,余宇觉得也没有必要再坦白下去了“如今曾经没有了。你也晓得,我有个小侍女,她的身体有问题,给她吃下了。” 

“什么?”付凌华真的惊住了,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一下子弹了开来“你把那个东西,给你的小侍女吃了,而且,你当天拼命,就是为了你的小侍女?” 

“是啊,怎样了?”余宇看着她,笑呵呵的反问道。 

“没,没什么!我先走了!”付凌华快走几步,不一会儿就不见了人影。 

余宇摇摇头,回到宿舍,修习一会儿混元诀,然后去食堂吃了午饭,稍事休息,便向学府的后面走去。 

来学府这么长时间了,他还没有真正逛过整个学府,这不免有些遗憾。整天在重生呆的那些中央,总是那些景致,初看挺美,总看也有些烦人。 

这一走,余宇才晓得学府之大,比本人想象的要离谱很多。原来想不过五六千亩而已,这一走才晓得,十个五六千亩怕也不止。走了不晓得多长时间,眼看天就要黑下来了,余宇才勉强把整个学府转一遍。 

学府里不单单有成片的树林,还有山,很高的山,还有很宽大的一条小河,较之外面的那些小溪有气势多了,河水固然不是很急,但看样子却并不浅。顺着河道往回走,余宇一抬头,发现暮色中,有一倩影黯然立于小河边沿。 

余宇心头一紧,心道不好,难不成是要跳河? 

装作没事人一样,余宇悄悄的往那女子走去,女子没有反响。 

来到近前,余宇才发现,学府不但盛产天才人物,还盛产美女。从后面看,这女子是规范的美人,身体极好,细腰,丰臀,圆硕的臀部轻轻翘起,漆黑的长发洒在后背上,像是一抹乌黑的云。 

身子说胖不胖,说瘦不瘦,正相宜,一身淡黄色的长裙垂地,上绣艳丽的各种花朵,绣功显然是极好的。活灵敏现,跃然“布”上。 

来到那女子的身后,余宇觉得那女子似乎真的要跳河了,猛的从后面一把抱住她的后腰,用力一甩,一下子将那女子甩进来老远……但那女子却没有摔倒,踉跄着身子拧了几拧,回转身,怒目而视! 

余宇一看这张脸,顿时浑身的骨头酥了个七七八八。这是一张天生的妩媚的至极的脸,一道弯弯的柳眉下,那一双满含秋波的大眼睛,带着勾人心魄的魔力,几分娇柔,几分哀怨,几分艳丽,几分挑逗,几乎让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挪开你的眼。瓜子脸,不长不短,不胖不瘦,像是玉石雕琢的普通,没有一点瑕疵,樱桃小口,朱唇艳红,不是妆扮的红,而是自然的红。

固然脸上带着几分恼意,但余宇还是觉得还是那么美观,就连这恼怒他都觉得是人世不可多得的美景。 

这几乎就是一个极品的尤物啊! 

“太美了!”余宇没有理睬那女子的怒火,而是由衷的赞赏道。 

那女子见本人面前站着的还算俊秀的少年,对本人的怒火居然丝毫不以为意,还赞誉本人的容貌,不由噗嗤一笑! 

余宇这才反响过来,晓得本人方才失态了。说不定这是老生中的一员,也有可能是教习……娘的,假如真是教习,本人可就玩完了。 

“姑娘,有什么事想不开,非要跳河呢?”余宇赶紧找话题。 

“跳河?谁说我要跳河?”那姑娘一愣。 

“你不是要跳河?”余宇挠挠头,有些为难。 

“原来你以为我要跳河!”那黄衣女子格格格的笑了起来,声音说不出的好听,悦耳。 

“我真的以为你要跳河?假如你不是要跳河,站在河边干什么?”余宇道。 

“你这人倒是呆的紧,谁说站在河边就一定要跳河了!”黄衣女子道。 

“不好意义,那是我唐突了,我还以为你要跳河呢!但是,这么晚了,你站在河边干什么?”余宇不解的看着她道。 

“陪我走走吧”黄衣女子大方的说道。 

余宇自然求之不得!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余宇,你呢?” 

“我叫贝惜雪!” 

“这名字真好!” 

“哪好?” 

“俗气,有意境!” 

“你还挺会说话!” 

“这是我的拿手项目!”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对了,你是学府的学生吗?” 

“是啊,我是新来的,你呢?” 

“我也是,我是老生!” 

“哦”余宇心里一颗石头总算落了地。 

“对了,你在河边到底在干什么?我当时真的以为你要跳河!” 

“我在揣摩修行上的事儿,有些问题想不通,教师说没事我多来看看河。对了,你能修行吗?” 

“呃,算能吧。我有场源。” 

“有场源就能啊怎样是算呢?”黄衣女子侧着头看向余宇道。 

“哎,一言难尽!”余宇简单把本人多日来修行无果的状况通知了贝惜雪,然后说道“固然我有场源,但是这么长时间了,还是调动不了一丝一毫的场能!” 

“那你对本人的场源,有什么感应吗?” 

“有了,这个如今有了!” 

“哦,什么样的感应,说说,我听听!”贝惜雪有些关怀的看着余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