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注册:我从地狱来 带你到地狱去

“还真是个顽强的孩子!”

一句话,惊得余宇哑口无言,他以至不晓得敌人在什么中央,是不是就在他的身边不远处,只需动入手就能要了本人的命,这是一个十分风险的信号。他基本就无法发觉对方到底在哪里! 

余宇觉得本人的头发似乎都要竖起来了,这几乎和看老版的《画皮》没两样啊,难道是鬼吗?这声音怎样听着像是从本人脚底下发出来的? 

“你是谁?”余宇强打肉体,警觉的问道。 

“我是谁?桀桀桀桀”又是一连串的阴笑声,余宇听的皮子发紧,汗毛倒竖。 

“你可晓得我的身份?在圣城之中,你居然敢对当朝的侯爷,乾正学府的学生暗下杀手,就不怕朝廷和学府的怒火吗?”余宇大声说道。 

“叫,你叫吧,我的阵里,没人能听到你的话的!”那声音怪叫两声,用极尖极细的声音说道,那声音像是一道道的寒风一样,在空气中飘荡着来到了余宇的耳朵里。余宇不盲目的打了个激灵。 

“侯爷,学府?桀桀桀桀”难听的怪笑声再次响起“我老人家可是怕的很呐!” 

余宇听出来了,这应该是一个上了年岁的老女人。 

“既然惧怕,你为什么还要对我下手?” 

“桀桀,谁说惧怕就不能下手了”那老女人的声音忽左忽右,忽上忽下,漂浮不定,余宇基本难以把握对方到底在哪里。 

“就是由于惧怕,所以我才会用这个寒冰锁息阵来对付你!当天血参一战,老身虽未亲临,但却也晓得你杀死了李北山,这个在焱武榜上都有名号的人!所以我不但怕焱国的铁骑,怕学府的怒火,对你这个娃娃,我老人家也有些忌惮呢!”那声音调侃中带着一股子让余宇作呕的滋味,扑面而来。 

余宇认真察看周围的环境,此时此刻映入视线的全是黑暗,一片黑暗。寒冰锁息阵是什么,他不晓得,但余宇肯定这个阵法应该可以逆乱气息的活动,所以本人的真气才无法运转。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对付我?”余宇大声问道。 

“我从天堂来,带你到天堂去!”那阴冷的老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余宇赌咒本人假如能进来,以后绝对带个耳塞子出门。 

“至于为什么要对付你,娃娃,你不觉得问的多余了些吗?”那声音像是嘲讽,又像是戏弄,让余宇恼火不已。 

“是血参一战的缘由吗?”余宇能想到的独一的理由,就是这个了。毕竟当天本人杀了太多的人。 

“桀桀,还真是个蠢货!”那老女人桀桀笑着,像是牙齿掉光了一样,嘴不把风,说出话来,让人听的不是很逼真。 

“为什么这样说,我那蠢了?”余宇大声问道“即使是死,你也让我做个明白鬼啊?况且,此时此刻,你以为我还有活命的时机吗?” 

“嘿嘿,娃娃,你倒是识相。好吧,那老身就通知你,原本不该通知你的,但我看你这小娃娃倒是很顺眼,而且你就是要死的人了,晓得真相也无妨!” 

余宇静静听着,体内的场能不断维持在不高不低的水品线上,外人很难发觉他到底有没有在运转场能。 

“你以为当天血参一战,死的那些,都是什么人?” 

“什么人?”余宇一愣。 

“桀桀,雏儿就是雏儿啊!”那老女人奸笑一声道“当天去的根本上都是各个门派的修士高手,真正的武道高手,只要李北山一个。而你杀死的那些人,全部都是无关紧要的人,最少在各个世家,门派看起来无关紧要。固然有些年青的娃娃武道天赋不错,但这些人的折损对修行门派而言,不值一提!” 

余宇静静听着。 

“而年青一代真正的修士高手,当天一个都没有去抢那血参。所以你杀死的那些人,不过都是些无能的后代而已。不过,小娃娃,你能击败并杀死李北山,这倒让我老人家有些吃惊。你是学府的学生,想必晓得,阵法师,自保的才能可不怎样样,特别是近身格斗!” 

“那些人的死活,各大门派并不怎样放在心上。他们不会由于折损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人而得罪学府的!” 

“假如不是当天的事情,你又为什么对我下手,难道我和你有仇不成?”余宇启齿问道。 

“桀桀桀桀”又是一连串的笑声,余宇真实忍不住本人呕吐的激动了,但还是强心忍住了干呕的激动。 

那声音戛但是止“小娃娃,谁说的,杀人就一定有仇?” 

余宇大声道“那你到底为何要置我于死地?” 

“由于你的仇敌想要你死,而我老人家和你那仇敌家的关系还算不错,他们也给出了足以让我心动的东西,所以我老人家就出手了!” 

“原来如此!”余宇满嘴苦涩,本人怎样把李家给忘了,本人刚来圣城没多久就杀死了司徒南这件事情不断到如今都没有什么余波,太过宁静了。 

看来李家是不断在找时机,这次假如本人死了,外人多半不会想到李家的头上去,毕竟前些天,余宇杀了太多人,仇家太多! 

“李家?”余宇问道。 

“嘿嘿,小娃娃,看来你还没有蠢到家啊。李家是什么存在,他们的人,你都敢杀,我老婆子可是见识了什么叫真正的无知者无畏了!” 

“你也惧怕李家?”余宇语带戏谑的问道。 

“娃娃,你不用用激将法,我老婆子活了这一大把年岁,什么人没见过,什么事没阅历过,你一个小娃娃竟然想在我老人家面前耍滑头,可不好玩!” 

“能通知你叫什么名字吗,我死了也会记住你的!”余宇道。 

“哟,娃娃,怎样,还想找我报仇吗?”说着话,余宇只看见眼前一闪,一个浑身衣着黑色长衣,袖子简直要耷拉在地上了的老婆子迟缓的走了过来。 

假如说之前听到她的声音,余宇的恐惧还只是存在于想象之中,这一眼,就是将想象变成了理想。眼前这个老婆子,活脱脱就是一个背面角色的女巫。 

蓬乱的头发似乎很多年没有洗过了,一股子馊味刺鼻,鼻尖挺拔,眼窝深陷,两只眼睛白眼仁小,黑眼仁简直占领了瞳孔的百分之八十,脸上的皮像是褶皱的抹布一样耷拉在脸上,手里拄着根拐杖,认真一看,还是个地包天,满嘴的牙齿简直掉光了,只剩下下面的两颗牙齿了,嘴角流着涎。 

余宇扶着枪,看着老婆子走向本人,猛然干呕了起来,一半是被吓的,一半则是这人身上分发的气息,真实令人无法忍耐。她几乎是一个异味的制造者,虽然间隔很远,滋味却十分浓厚! 

那人在间隔余宇五十米左右的中央站定,对她而言,可能以为这是一个十分平安的间隔。余宇很分明,阵法师在大阵没有布置胜利的时分,战役力是十分低下的,他们能凭仗的就是大阵。所以每一个阵法师不在万不得已的状况下都不会选择直接面对敌人。 

今天这老婆子算是例外了! 

“怎样样,娃娃,看到我老人家,你称心吗?”那老婆子见到余宇干呕,似乎并不觉得奇异,也不生气,反倒有些开心。 

余宇扶着枪,尽量不去看她“你到底是谁?” 

“我叫鬼婆婆,你死了以后,到阎王那里,不要忘了报我老婆子的名号,说不定能给你走个后门!”鬼婆婆说完,慢腾腾的抬起手中的拐杖“这么好的娃儿,就这么死了,也怪可惜的,但谁让你得罪了李家呢?”像是在对余宇说话,又像是在喃喃自语。 

那拐杖刚到空中,余宇就发现拐杖开端发作变化,本来一根似乎黑的发亮的木头拐杖开端发出白色的光辉,一股子阴寒的气流从拐杖的根部发出,紧跟着拐杖点指余宇,白色气流咻的一下,速度猛然加快,像是闪电普通,切割开了余宇身边的黑色世界,一股子阴冷的气流吹的余宇猛的又打了个哆嗦。 

对方的境地,他基本就不晓得,但从那一拐杖发出的场能动摇来看,余宇晓得,这人不但是凶猛的阵法师,恐怕场能的修为也很深邃,比本人强太多了,难怪小白鱼常说,假如碰到场能高手,能跑还是跑吧! 

“啊” 

这白光来的太快,而且余宇明显能觉得到,这不是拐杖的气息,而是上乘的剑气,这老婆子是用拐杖替代宝剑,对付本人。 

她曾经到了意随心转的境地。练剑到一定阶段,并不一定单纯依托宝剑才干发出剑气,其他武器也是一样,这个阶段的高手曾经不在拘泥于武器自身了。 

余宇无法调动真气,身子生硬无比,看着攻击而来的一道剑光,余宇有些失望了。此时的身子似乎不听他的指挥了,本来想好的对策,但怎奈速度跟不上! 

余宇苦笑一声,身子用力往旁边闪躲,但两人相距不过三十米远,这种场能高手发出来的剑气,瞬息即至。假如真气还在,余宇有信念躲过去,但自从他迈步进入栖凤街的那一刻起,本人的命运就完整不受他控制了。真气无法运转,他不过是个还虚场境都没有进入的修士,一个比凡人并不怎样高明的人修士。 

况且,还在那么冰冷的环境中呆了很长时间。 

余宇觉得本人从开端和人对战一来,这是最糟糕的一次,速度太慢了。 

当拼命躲开那一剑,身子往旁边歪的时分,剑气曾经到了,不偏不倚,正好斜着他的肩膀斩下。 

扑哧一声 

衣服被一剑划破,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留在了肩膀上,肌肉立即向外翻着,鲜血汩汩的流着。 

余宇闷哼一声,摇摆了两下,稳住身形,整颗心沉到了低谷“你为什么不一剑杀了我?”余宇晓得,对方假如心存杀心,那么本人的脑袋曾经搬家了。 

“好心爱的娃子,我老人家还真有点舍不得了,不过李家说了要我斩你七十三剑之后才干要你的命,我只好照办了!”鬼婆婆拄着拐杖,佝偻着身子,看着余宇惨白的脸,阴笑不已。

左边受伤的肩头很快被鲜血染红,半边衣衫都成了红色。 

“还有呢,小娃娃。第一剑,李家是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