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官网:一等一的天资卓绝

大长老沈亦白闻言一脸惊异的看向还坐在那喝茶品茗的姬歌,本人何时有教过他结界之术?

莫不是之前沈清秋那小家伙有教过他,他以为沈清秋的结界之术是传承于本人的,所以便误以为是本人授意传教给他的? 

可修行结界之术必需是要踏上了灵力修行最最少也要开拓出灵海之后才干修习的。 

“你何时学得结界之术的?”沈亦白随即忍不住启齿问道。 

只是他姬歌难道不是今日才将灵海灵海开拓出来? 

“今日啊。”姬歌放下手中的杯盏,一脸地无辜神色。 

“今日何时?”自姬歌进府他的一举一动便都落在了本人眼中,那本人的孙儿又是怎样教授给他的结界之术? 

“何地?” 

“此地。”姬歌语不惊人死不休地启齿说道。 

“何人?”大长老的神色有些怪异,以至是显得有些难以置信。 

“便是大长老你。”姬歌看向沈亦白,正襟危坐说道。 

沈亦白端起面前的那杯茶水,吹了吹气,悄悄泯了一口,面无表情。 

只是在他的心湖之上早已波涛起伏,本人刚刚也就是在煮茶之时发挥了一道结界之术,难道面前这小子就学会了? 

沈亦白将茶具推至姬歌的面前,说道:“你来一遍。” 

姬歌揽过那套紫砂雕纹茶具,深吸一口吻,缓缓闭上了眼睛。 

沈亦白双手捧着杯盏,眼光灼灼地看向桌对面的姬歌,今日能不能突破本人对结界之术几十年的认知就要看这小子的了。 

姬歌双眼微闭,神海当中一道亮光如星斗般在轻轻闪烁,姬歌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旋即他缓缓抬手至桌上,灵海之上的灵力泛起阵阵波涛,他右手如方才大长老沈亦白那般在虚空出轻点,动作一模一样,指尖灵力光辉灿烂。 

沈亦白见此捧着茶盏的双手用力了几分,这清楚就是本人方才那道结界的起手式,而且不论是体内灵力的运转还是指尖上的动作都是丝毫不差。 

难怪这小子方才不断盯着本人的,精确地说来是盯着本人的右手,原来是在这样的。 

大长老捧起茶盏又抿了一口,他不得不供认这小子的学习才能是他生平仅见,只看过本人的一次结界手法就能将其记住,而且是丝毫不差。 

只不过若想要胜利勾勒出结界纹络,单凭这起手式,不免有些想入非非了吧。 

此时姬歌在大长老那“偷学”的起手式已完成,可是他仍旧没有找到那个起点。 

之前在思规楼中他是有看过关于结界之术的史册古籍,所以精确地来说是从那时起他便曾经修习结界之术。 

可在思规楼中他还没有踏上灵力修行,所以没有方法真正地将结界之术发挥开来。 

只不过自从无意间知晓了原来夫子也是结界师的身份后,他便对夫子软磨硬泡死缠烂打,每日要他变着法地发挥出不同类的结界之术对本人以身作则。 

所以若说姬歌对结界之术的认知恐怕要比修习了十多年的沈清秋都要高,毕竟是一位青纹结界师以身作则多年。 

他记得夫子曾经说过,“结界之术说白了就好像妇人的针线活,要耐得住性子。只需你找到那个点,在将其后面缠绕了百转千回的丝线给牵引出来便可。” 

“只是结界纹络便取决于这些百转千回丝线的繁琐水平,说到底结界之术到最后考量的就是一个你的心机缜密水平。” 

“那个点终究是在哪里?”姬歌的眼前一片黑暗,他的话在心湖之间泛起一阵波纹。 

心神所至,其体内洞天福地内灵海上空的那一道金色银河当中的一颗星斗光辉大作。 

若是能够靠近细看便会看到那颗星斗便是之前那列列楷篆当中的一个篆文而已。 

只是仅仅是这个篆文金色熠熠,也是有一股无形的动摇自姬歌的体内向外扩散进来。 

大长老沈亦白只是觉得到了周身有一丝丝的异常,等到他准备细究下去时那股异常便再也察觉不到。 

而等到他回过神时,姬歌的食指尖曾经轻触碰在了一颗米粒般大小的白色光点之上。 

旋即姬歌便以那光点为起点,行云流水般地在茶具四周勾勒出了一道白色的结界。 

白色的结界纹络将其紧紧盘绕,茶具中的清泉山水又再次被煮沸而来。 

姬歌嗅到茶香缓缓睁开眼睛,看着沸腾起来的清泉山水,嘴角噙笑,笑着说道:“大长老,我这泡茶的功夫跟爷爷学的有模有样,不晓得这道结界之术学到了您的几分容貌?” 

“居然真的被他使出来了。”沈亦白内心无比惊愕地说道。 

只不过相较于他的黄色结界纹络,姬歌的白色结界纹络更是阐明他之前从未发挥过任何的结界之术,以至连红纹结界师都算不上。 

即使内心惊愕不已,但沈亦白还是神色自如说道:“也就七八分吧,你小子是不是又飘飘然了?” 

“姬歌哪敢。”姬歌嘴上虽这般说,但脸上的的笑意却是落在了大长老的眼中。 

“你莫不是以为在我这学得了这点雕虫小技就以为曾经控制了却界之术的大道基本?”沈亦白给他的杯盏当中又添满了茶水,悠悠启齿问道。 

“小子不敢。”姬歌赶紧启齿说道:“结界之术,自始便是由简入繁,再由繁化简,我只不过刚刚在大长老那偷学了一点皮毛,怎样就会狂妄到曾经明悟了大道基本呢。” 

姬歌挠了挠头,轻声笑着说道。 

“不错,你这性子比起你父亲来好上了不晓得几。当年他死乞白赖缠着我非要让我教他结界之术,可只不过控制了一个小小的结界阵法就搞得仿佛曾经领悟大道基本一样,从此便不再触碰结界之术。” 

“自此见到你爹一次我的牙根就痒痒一次。” 

大长老端起茶盏,抿了一口,自顾自地说道:“恨得。” 

姬歌讪讪一笑,大长老或许不晓得,但父亲可是通知过本人,当年修习结界之术的那段日子他正忙着追本人的娘亲,哪有功夫再学劳什子的结界之术。 

天大地大,媳妇最大。这可是父亲的原话。 

只不过这些话本人是万万不能通知眼前大长老的,不然这笔账他迟早会算在本人头上。 

“还有什么事情吗?”大长老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悻悻然地启齿说道。 

姬歌放下手中的杯子,对着大长老眨了眨眼,一脸无辜地说道:“大长老你这是要下逐客令了吗?” 

沈亦白看着曾经见底的紫砂壶,本人还没来得及喝上几口他倒是曾经给本人喝出来了。 

哪有这般喝茶品茗的道理?! 

“没有得话你就先回去吧,对了,别忘了带上楚玉和你的那个小丫鬟,以免让他们俩在我的府中生出事端了,届时还得我给你擦屁股。” 

“哦。”姬歌嘴上应承道但手中的杯盏却是有些不舍得放下,把杯盏当中最后一口茶喝完他才将其放下。 

缓缓起身施礼说道:“那小子就不打搅大长老了。小子告退。” 

沈亦白懒得站起身来,只是挥了挥手,有些不耐烦道:“走吧走吧。” 

姬歌刚一出门便碰到了正往这边赶来的沈清秋。 

姬歌停住脚步,拱手说道:“姬歌见过清秋叔。” 

沈清秋拍着姬歌的肩膀,朗声笑道:“我不过比你大那么一丁点,你这般称谓非要把我叫老了不成。” 

“跟爷爷聊的怎样样?”不在这件事上做纠缠,沈清秋直接启齿问道。 

“都挺好的,就是大长老有点小家子气。”姬歌小声地嘀咕说道。 

不就是多喝了他几杯茶吗,用得着这般焦急忙慌地赶人走吗? 

可即使如此小声,亭台内还是传来的一声带有愠意的冷哼。 

姬歌听闻笑了笑,对沈清秋说道:“那我就先不打搅清秋叔找大长老商榷事情了,留步不用送,我本人走就能够了。”  说罢便头也不回地分开了此处,沈清秋看着姬歌的背影,猛然启齿提示说道:“楚玉与红酥姑娘此时应该是在清尾山上。” 

曾经走远了的姬歌闻言打了个颤,摆了摆手,转身便朝清尾山走去。 

沈清秋见此摇了摇头,这小子还是这般毛手毛脚的,性子总是不如柳擎天那般稳健。 

旋即他理了理衣襟,走进了亭台当中。 

“走了?”沈亦白听闻有声响,头也没抬地问道。 

“走了,跟逃难似的。”沈清秋忍不住笑出了声。 

继而他的眼光落在了案牍桌面之上,看到已见底的紫砂茶壶,还有那喝的一滴不剩的杯盏,这才明白过来在外边姬歌为何会说爷爷小家子气。 

沈清秋弯腰重新给爷爷的杯盏当中添满了茶水后才当心翼翼地坐了下来。 

“清秋,你修习结界之术有多久了?”沈亦白看着那紫砂雕纹茶具,眼光深邃地悠悠启齿问道。 

“回禀爷爷,曾经有七八载了。” 

“哦。”沈亦白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爷爷,为何忽然问这件事?”沈清秋有些不明白,当初爷爷只是把一本满是批语的结界入门的小册子交给了本人,然后接下来的七八年中都是本人摸着石头过河一步步探索出来的,这些年当中爷爷都不曾过问过本人结界之术修行一事,只是不知今日为何忽然提起。 

“没什么。”沈亦白摆了摆手,沉思了许久,才启齿说道:“其实呢,我原本是不置信在这结界一途当中有天资杰出之辈的,毕竟我过了这么大的岁数了什么样的修行天才没有看到过,像姬青云姬重如之流便是在大道修行上一骑绝尘的风流人物。” 

“可你要是说在结界修行一途上让旁人望尘莫及是不可能的,都是一步一足迹按部就班的。所以你花了七八年的功夫才修行至赤纹结界我也不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