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代理:爱看你打打闹闹

同袁嘉渔打闹完毕后,两人便一同出门前往彩排地点。

“咦何教师~~”路过一个休息室的时分,袁嘉渔忽然留意到里面的一个人影,立刻停了下来,满怀欣喜地探头朝里面打了声招呼。 

“是嘉渔呀~”何教师亲近地回应道,刚准备说什么,似乎这时分留意到袁嘉渔的身后还有一个人。 

“何教师,是我——”楚柏这时从袁嘉渔的身后走了出来。 

说起来,芒果电视台他来过一次,是当初第一次上《声临其境》的时分来过。 

这往常是第二次。 

不过与何教师在后台见面却是第一次。 

录制《声临其境》的时分,别人微言轻,被人不当回事,所以哪有时机像今天这样随意走动。 

往常时过境迁,也颇让人有些慨叹。 

何教师看到是他,忍不住打趣道:“我还以为是本人呈现了幻觉,但想想也是,嘉渔身边怎样能少得了你的存在?” 

楚柏满头黑线。 

袁嘉渔也难免脸红了一下。 

被楚柏幽幽的眼光盯的有些不自由,何教师轻笑一声,“好了好了,不开你们玩笑了。” 

就在这时,一道中期十足的声声响起,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嘉渔,良久不见啊——” 

袁嘉渔扭头一看。 

是谢辣! 

——快本一姐,以至是芒果台掌管中的一姐。 

来自川省,单名一个辣字。 

人如其名,生动有趣,以至有那么一丝泼辣,不理解她的人常常都会被她吓到。 

袁嘉渔回过神,立刻撇下了楚柏,亲近小跑过去,和谢辣狠狠拥抱了一下,笑嘻嘻道:“辣姐,我想死你了。” 

谢辣故作不满道:“想我也不晓得多来我们快本做做客?” 

袁嘉渔抱住谢辣的胳膊,撒娇道:“我今天不是来了嘛。” 

谢辣爽朗一笑,刚扭头,余光忽然留意到何教师身边的楚柏。 

以楚柏如今的人气,她哪里会不认得他。 

何况楚柏和袁嘉渔的友谊论可是在网上有着相当大的传播度,以至曾经有人将楚柏和袁嘉渔的友谊关系比作成了她和何教师。 

认真比拟的话,还真有点像。 

当年她刚刚出道的时分不就是何教师不断在帮衬她吗? 

所以看到楚柏的时分,她是真的满怀好心。 

只不过想到了什么,她还是成心对袁嘉渔指手划脚道:“不给引见引见,这位大帅哥是你什么人呀?” 

何教师在旁忍住笑意。 

楚柏望天。 

今天这坑怕是逃不了了。 

袁嘉渔同样听出了谢辣话里面的调侃,忍不住腮帮那里绯红一片,偷瞄了楚柏一眼,见他好似没有发觉,立刻收回视野故作大方道:“楚柏,我闺蜜。” 

“呵——”楚柏皮笑肉不笑地将眼光瞥去。 

袁嘉渔瞅了眼楚柏似抬非抬的手指,当即万分警觉地后撤一步,躲在了谢辣身后,自得洋洋地朝着楚柏做了一个鬼脸。 

这一幕让何教师和谢辣纷繁相视一眼,无声笑笑。 

楚柏上前一步,对谢辣伸手道:“辣姐你好,我叫楚柏,以前就看辣姐的节目,难得有这次时机和辣姐认识。” 

谢辣大大咧咧地握了握手:“以前觉得你身上有两个特别明显的优点——人帅、有才。” 

楚柏谦逊笑笑,有意无意地扫了袁嘉渔一眼。 

袁嘉渔瞅见他这副做作的谦逊,扯了下嘴角,就好似曾经听到了楚柏的心里话:你说的对、说的在理、说的让人无法反驳!我就是这么圆满! 

袁小主忍不住望天,托腮。 

他尾巴又翘了,哼…… 

谢辣这时分又道:“如今我觉得你又多了一个优点。” 

“是什么?” 

“嘴甜!难怪能把我们家嘉渔哄得团团转。” 

“才没有!”袁嘉渔第一时间反驳道,压根不供认本人被楚柏耍得团团转的事实。 

楚柏同情地看着她,“你就别挣扎了。回头我给你多买点核桃补补。” 

袁嘉渔二话不说,气鼓鼓地一脚踩下。 

楚柏当场惨叫一声。 

何教师和谢辣纷繁都逗地忍俊不由。 

难怪大家都喜欢看他们两个在一同的样子…… 

“大老远的就听到一声惨叫声,哎呀妈呀,觉得老血腥了。何教师、辣姐,这是发作什么事了?”陆海涛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 

“海涛,良久不见~”袁嘉渔面带笑容地走了过去,似乎没看见楚柏抱腿吃痛的样子,擦肩而过。 

陆海涛立刻规规矩矩地打招呼道:“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美丽无敌美少女嘉渔姐给盼来了。” 

袁嘉渔忍不住捂嘴偷笑。 

楚柏这时分也走了过来。 

不等他启齿,陆海涛抢先一步伸出手,客气道:“楚哥,良久不见。” 

楚柏笑笑,客气地握了过去。 

陆海涛的变化他看在眼里。 

但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有些事大可不用太过计较,毕竟境地不同了。 

陆海涛笑着道:“上次小橙说楚哥会大火,果不其然,楚哥如今可是如日中天,火得一塌懵懂。” 

“怎样回事?”谢辣不解问过来。 

陆海涛就把之前《声临其境》的事说了一遍,大家恍然,失声好心笑笑。 

这时分,又一个人进了房间。 

——伍欣! 

“欣姐你好~” 

“嘉渔你好。”伍欣笑着回应道。 

楚柏同样走了过去,“欣姐,初次见面,我是——” 

“楚柏,我晓得,你的富察傅恒真的很帅哦。”伍欣笑着讲楚柏的名字抢先说了出来。 

陆海涛成心挑刺道:“欣姐,第一次见你对嘉宾这么热情哦!” 

伍欣白了他一眼,朝着楚柏不好意义地笑笑:“最近不断在追《攻略延禧》,所以最后你们俩还是没在一同吗?” 

问这话的时分,她看向了楚柏和袁嘉渔,满脸焦急地像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晓得答案。 

楚柏失笑,“欣姐,继续看下去就晓得了。何况,你这么聪明,也应该想到答案的。” 

伍欣幽幽叹口吻,“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你们俩不能在一同,郎才女貌……我就觉得,你们真的很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