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登录:保鲜储备粮

无归问吞天:“你肯定到了仙界能够自造出五行仙液来?” 

“当然!”吞天自豪一挺小胸脯。 

“啊,那我就放心了。” 

吞天心生不妙:“你——” 

噗通一声,无归变成小白蛇掉进仙液池里,浓郁黄,土系仙液。 

咕嘟咕嘟咕嘟—— 

“你要干什么?!” 

夜溪炸毛,伸手去抓,可小白蛇一弹又跳进金色金系仙液池中咕嘟咕嘟,然后是蓝色水系。 

爬出来:“呼——我也需求五行均衡啊。” 

只吃火宝火气大,一个木精不够败火呀。 

夜溪面无表情看着简直空了的水系仙液。 

“呵、呵呵、呵呵呵。” 

这一天,就在这一天,吞天和火宝眼珠子将要掉出眼眶,他们,居然有幸听到了龙吟,神龙的龙吟。 

嗷嗷嗷的,没比他们挨狠揍时发出的惨嚎好听到哪里去。 

无归被捶得只剩一张皮,冤枉的直掉泪:“我的就是你的,你的不就是我的吗?” 

“嗯?你是不是有什么误解?”夜溪挑眉:“你的是我的是你送我的,我的永远都是我的谁也别想介入!” 

无归心痛:“我们的关系还分彼此?” 

“当然!” 

少年的心碎成渣渣。 

“不就是仙液吗,吞天说了到了仙界就有了,对我这么小气还暴力你良知过得去吗?”无归脸上挂不住了,大声叫嚣。 

吞天火宝默默退避三舍,这两人终于要翻脸了吗? 

夜溪凶巴巴:“你经过我允许了吗?” 

无归闭着眼喊:“那我问你,我能不能喝?能不能!” 

夜溪:“能!” 

无归更大声:“那你还打我?” 

夜溪:“谁让你没礼貌。” 

无归气苦:“我曾经不是小孩子了!” 

夜溪:“你是什么对我有什么区别吗?讲礼貌讲礼貌懂不懂!” 

气得无归好一会儿没话,半天,闷闷:“好,我晓得了,以后会先问你。” 

夜溪一笑:“这就对了。木系仙液喝不喝?” 

无归立刻摇尾巴:“不喝了,给你留着,养颜。” 

夜溪一摸小脑袋:“乖。” 

相亲相爱。 

旁观两只:“...”说好的反目为仇呢? 

夜溪无归:我们是一家人啊一家人。 

两只:呸你们俩戏精! 

夜溪进入第二层,煞气山四周,满眼的建筑渣滓。 

瞄准一个四方大屋子跳过去,对无归道:“翻开。” 

无归一闷:“打不开。” 

夜溪怒:“吃了道心石和木精你还打不开?” 

无归不说话。 

吞天跳出来:“这上头有阵法。” 

夜溪:“我晓得,我让他跳进去!”空间腾跃。 

无归憋闷:“这么点儿大,锁牢了好不好?” 

夜溪便对吞天道:“破阵。” 

吞天吞吞吐吐:“呃,那个,那个,等我到了仙界——” 

夜溪叉腰想不明白状:“给你们吃了那么多旁人想都想不到的好东西,一个个都说本人怎样凶猛怎样凶猛,怎样连开个门这个小事都做不来?” 

三小只默默念叨她没说出口的最后一句:要你们有什么用! 

咔嚓——噼里啪啦—— 

紫红色的闪电火花打了上去,是火宝,瘪嘴:“打不开。” 

夜溪默了默,扯了个笑点赞:“好歹你晓得试一试,不是只耍嘴皮子。” 

耍嘴皮子的两只虎视眈眈某宝——你等着,看老子不打死你! 

火宝付之于一嗤,来呀,相互伤害呀。有夜溪在,我看你们能耐我何! 

“我就不信了,一间房子都进不了,给我找。” 

四只分散开,他们都能感应四方房子上的封印强弱,真找了一个封印最弱的。 

无归和吞天合力翻开了,夜溪迫不及待钻了进去,眼一晕,去你大爷,满屋子的棺材!她猜对了,真的有活尸。 

一口棺材有一间正常房子大小,屋里宏大的架子上搁了一层又一层。 

棺材板盖着,没钉死,显然是没用得上的。 

夜溪指着上头浮雕的黑色扭曲纹路:“什么玩意儿?” 

觉得像是水底见不得光的不祥生物。 

无归吞天一时没说话,火宝先开了口:“觉得不舒适。” 

夜溪瞟了眼苦苦考虑的两只,带着火宝飞上飞下,九九八百一十只棺材。好愁,没用得上的有九九八百一十只,用上的呢?换言之,旁的屋里躺着几活死人? 

心里发毛:“你们别看了,想也晓得不是死而复生就是老而不死的。” 

两只讪讪,还真是。 

夜溪一掌拍下,棺材板动都没动一下,夜溪提爪子,肿了。 

好东西啊,假设不是跟本人作对的话。 

“说说吧,隔壁,隔壁的隔壁,隔壁的隔壁的隔壁…貌似封存着无数…不死人,给我来几个可行性的倡议。” 

吞天:“那个…不一定是…活人啊…” 

夜溪点头:“嗯,有可能是活妖活魔活鬼活什么什么族的,反正大有来头,你们说,好对付不?” 

吞天:“屋里不一定有活的什么什么啊,不定死的也没有啊。” 

夜溪冷漠脸:“做最坏的打算。说说吧,本王的空间里,装满了要诈尸的仙人,怎样办?” 

吞天抓头。 

无归也抓头。 

火宝:“烧死。” 

“可屋子打不开。” 

无归:“不然,丢进无尽虚空里,我能够翻开虚空裂痕,一个一个丢进去,让他们永无重见天日之时。” 

翻开难,但毁掉容易啊。 

夜溪摇头:“一定要翻开!” 

为什么呀? 

“本王还没吃过仙人呢。”冷漠脸秒变兴奋,眼珠子发绿:“仙人啊,比唐僧肉都稀罕呢。” 

三只:“...”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见,那刚才装的什么正派。 

“啊哈哈哈哈哈,”夜溪仰天长笑,突然笑声一收,重重一拍:“送到嘴边的鸭子肉啊。若是你们如今能出来,本王奈何不了你们。但既然你们龟缩不出,待本王到了仙界今非昔比了——哦呵呵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