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官网:独乐不如众乐

孤道人身上有新颖的丹香,没有糊味儿。 

一叹,孤道人拿了只细长口的瓶子来:“是洗灵丹。我买了卓焻的洗灵丹,想研讨一下,能不能用仓禹界现有的灵植改出来。” 

夜溪讶异:“洗灵丹必需要有洗灵果吧,生吃洗灵果也有洗灵的成效。但洗灵果几不可寻,难道你是想找能够替代洗灵果的灵植?” 

“这老头儿想入非非。”吞天一口判定:“不可能。有洗灵成效的别的东西是有,但比洗灵果更难寻,在仙界。他白忙活了。不过这老头儿的炼丹肉体值得嘉奖。若不是这么老了,我都想指点他了。” 

孤道人:“不试试怎样晓得?炼丹一途贵在新陈代谢。”把瓶口翻开,递给夜溪:“你看看。” 

夜溪观他并不是要她给出一个炼丹师的专业倡议,只是找个人说说话纾解胸中闷气而已,接过来,倾斜,一粒白色丹滚到手心上。 

白胖白胖的,样子倒是讨喜。 

“这丹有什么效果?” 

“不晓得。”孤道人实话实说:“这是我才调出的方子,第一炉胜利的。” 

夜溪又问:“里头都放了哪些药材?” 

“浆草,曲红,蛇钩子,山粽…”孤道人一连念出三十几样灵植名,最后道:“我也没想着能成,竟真成了丹。” 

夜溪无语,你本人都不晓得本人炼的啥?但还是道:“丹方不就是这么来的嘛,前辈的研究肉体是多数人都不能及的。” 

这时,吞天道:“你让他把这丹给灵兽吃了试一试。” 

夜溪一怔:“给兽吃?” 

吞天道:“这些药草在一同应该能刺激灵兽发情。” 

“...” 

夜溪装模作样把丹丸放在鼻子下闻了又闻,咳咳两声:“那个,这气息倒与我家兽园的一味安抚灵兽暴躁心情的丹丸类似,不如找个灵兽试一试。” 

怎样安抚?找个途径发泄发泄可不就是不暴躁了嘛。 

孤道人任清同时脸上一僵,这是炼给人吃的啊。 

“拿着去外头找个灵兽喂了。”孤道人大大咧咧叮嘱任清:“这就去。” 

还真信啊? 

任清只得接过来,给夜溪使了个我很快就回来你多担待我师傅的眼神就进来了。 

任清一进来,孤道人嗖一下就跑夜溪身边来了,褶子好几层的老眼眨啊眨,嘿嘿嘿的笑。 

好恶寒。 

“夜溪啊,我晓得你有灵植,外头找不到的好灵植。” 

夜溪一怔,恍然:“啊,是不是没有点灵草了?我给你——” 

“不是,你肯定还有别的吧。” 

夜溪不说话了,眯着眼看他。 

“嘿嘿嘿,你这孩子机灵,进趟若度秘境能弄出那么多点灵草来,不信你没随手捞别的。” 

无语。 

“想要啥?” 

“我买,灵石全给你,你看看我这山头没有的给我点儿。” 

更无语。 

我有你没有的?呵呵,我本人都没数过呢。 

哗啦啦,一堆灵石堆满了地板,全是上品,偶见极品。 

炼丹师真有钱。 

可夜溪最不缺这个了。 

想了会儿,夜溪道:“我给你这个吧。” 

孤道人目露盼望,貌似要流口水,却见她拿了一沓纸并笔墨出来。 

这是什么意义? 

夜溪没解释,唰唰唰写得飞快,写完一张塞到孤道人怀里一张。 

孤道人疑惑的拿起一看,霎时睁大了眼张大了嘴,不可置信,赶忙拿起下一张,眼珠子都要掉出来,再一张,又一张…琳琅满目,而夜溪还在唰唰的写。 

“夜,夜…夜师姐?” 

这颤颤悠悠的老嗓子,胜利让夜溪笔尖一顿,抬起脸见鬼似的:“我担不起。”您这把年岁。 

孤道人都要哭了:“您这是要干啥啊?我老心脏受不住啊。这这这,”颠颠怀里的纸,又指地上的灵石:“这这这,不够哇,可我看见了,不能白要啊,哎哟不够啊,悔死我了,干嘛给我看啊。” 

夜溪乐:“不要你灵石,白给。” 

“啊?白给?”孤道人指着本人圆厚的鼻子尖儿:“我的夜师姐啊,你可别耍我啊啊啊——” 

老年人猝死你会坐牢的。 

夜溪哈哈一笑,把手底下一张写完:“说白给就白给,你不要?” 

“我要我要我要不起啊。”孤道人抱着纸揉心口:“这是梦一场吧?都是古丹方啊。夜师姐你别是唬我吧。” 

夜溪历来没觉得“夜师姐”三个字如此刺耳朵。 

“丹方是真的,白给你也是真的。” 

孤道人:“可,可为什么啊?” 

夜溪站起来,又从他怀里抽白纸,老头儿一个激灵好悬没扑到她怀里。 

一张一张摞好,夜溪渐渐道:“舍不得它们消逝啊。这些古方是我家里的,最初也是四处搜集来的,过了那么漫长的岁月,也不知别处还有没有。或者与卓焻手里有一样的,我晓得卓焻得了一只上古丹方大全。” 

孤道人点点头:“有所听闻,这是个人的缘法。” 

夜溪摇头:“但我觉得他的行为没意义。原本就这么独一份了,他还藏着掖着,纵使他师傅做寿会放出几个方子来也肯定是无足轻重的。前人那么多代呕心沥血传播下来的珍宝,竟成了一人之物,成了他夸耀打脸的资本,有意义吗?前辈们能死得瞑目?若是他有个好的歹的,岂不是那么多的丹方要彻底消逝?” 

孤道人懵:“夜师姐意义——” 

夜溪眼角一跳,怎样还叫夜师姐呢? 

“正好我家里有,以前我家没人出来,既然我出来了痛快把这些东西也带出来吧。你看着喜欢的就留下,想给谁就给谁。” 

孤道人整个人抖不停,还看着喜欢的留下?还想给谁给谁?夜师姐你是天外来客不懂道上规矩吧?谁有个丹方不是藏着掖着爹娘也不给的? 

夜溪笑眯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 

还独乐乐,还众乐乐,老头儿我一颗老心脏都要爆掉了! 

吞天不快乐:“为什么让我把这些给进来?这是我的!我的!” 

夜溪淡定:“由于这些对我没用。” 

“可是对我有用啊啊啊——” 

夜溪轻声一笑:“人类文化如此灿烂,几学科和技艺开花结果又消逝,若没有敝帚自珍,文化的长河该更浩瀚灿烂。他人固守他人的我固然管不着,可我有的想拿进来给更多人,他人也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