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代理:你的命,很不好

圣星王朝,霖炎城! 

这是一座尤为繁华的城池,白昼车水马龙,人流如川。夜晚歌舞升平,纸醉金迷。再加上霖炎城的天文位置比拟靠近帝都,这更是令此城兴盛繁荣。 

初春将至,本是万物复苏。 

可霖炎城却是迎来了初春前的最后一场大雪。 

漫天飞舞的雪花仿若洁白的鸿羽,纷腾于霖炎城的各个角落。银装素裹,白皑皑的一片。那瑟瑟的寒风,如若鬼怪怒吼。冰冷的寒风就像是刀子般刮在脸上生疼。 

风雪交集的夜晚,偌大的街道空荡荡的,异常幽静。 

可就在这时,一道狼狈不堪的人影正在空中上迟缓的移动。 

只见那人竟是整个身体都趴在地上,移动的方式却是以四肢的关节在空中匍匐。 

厚厚的积雪层中,在他的身后被拖出了一条条长长的拖痕。洁白的冰雪,被殷红的鲜血染出了一片扎眼的颜色。 

这是一个大约十五六岁,容颜娟秀俊朗的少年。 

五官英挺,轮廓坚毅,一双乌黑如墨的瞳孔中涌动着无尽的怒火和仇恨。那是一种源自于灵魂的愤恨,出自于骨子里的仇恨。 

少年的面容惨白如纸,牙齿死死的咬着嘴唇。嘴角不时的有鲜血淌出,血滴还未落到雪地中,就曾经是结成了红色的冰晶。 

他体内的经脉骨骼断碎了大半,就连手筋脚筋也被人挑断。 

这终究是一种什么样的仇? 

会将一个人置害到如此地步? 

“楚痕哥哥……” 

蓦地,一道充溢了着急慌张的洪亮声音掺杂着寒风袭来。 

下一霎时,一个娇柔的倩影直接是扑倒在少年的面前,这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女,唇红齿白,肌肤如雪,一双大眼睛噙满泪水的看着眼前的落魄少年。 

“楚痕哥哥,你怎样变成这样子了?柳骁那个该死的混蛋,我叶瑶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望着少女着急而又愤恨的样子,少年的嘴唇轻轻触动了两下,眼神中涌出几分复杂。 

少年名叫楚痕,为‘少宗学院’的四大天才之一。 

少宗是霖炎城范围最大的‘少年学府’,所谓的少年学府,是特地为弱冠之年的xiǎo辈传授启蒙武学的中央。 

等到了一定的年龄之后,少年学府的学员将会参与离院考核,并踏进高等武府。从而真正意义上的踏上武道一途。 

再有三个月,楚痕就要参与高等武府的考核了。 

据説今年前来霖炎城招收学员的还是赫赫有名的帝都五大高等学院之一的‘帝风武府’。本来作为少宗四大天才之一的楚痕,要进入帝风武府,简直没有半diǎn艰难。 

可没想到,不测风云竟是没有任何预兆的来临在楚痕的身上。 

…… 

今天黄昏时分,楚痕同平常一样,练完必备修行功课之后,准备回去休息。 

但这时他却是接到一封信件,信上的内容是要其前往学院南边的‘枫挽亭’一会。看着那熟习的字迹,楚痕并未多想,直接动身前往。 

可等他抵达枫挽亭,见到的并非信中人,而是另外一个长相懦弱的少女。 

还不待楚痕向对方讯问其中的缘故,那个懦弱的少女竟是将她本人的衣裙扯碎了,并且抱住楚痕大喊救命。 

楚痕措不及防,尚且来不及争辩。 

一伙人随之呈现,而这伙人为首的那位不是他人,正是少宗四大天才之首的柳家大少爷,柳骁。 

看着柳骁那戏谑的自得笑容和哭的梨花带雨的懦弱少女,以及周边一个个愤恨的眼神……楚痕明白本人被陷害了。 

这是一个无比的低劣简单招式,但‘人证物证’俱在,令楚痕掉进黄河也洗不清。 

紧跟着,更为严酷的打击接踵而至。 

四大天才之首的柳骁二话不説就对楚痕出手。 

柳骁有着开脉境七阶的修为,而楚痕只要六阶。再加上前者具有‘狮力武体’的血脉界线。更何况遭此陷害的楚痕心神大乱,不只很快就败于柳骁之手。此后更是被震碎了人体九条主要武脉,还被挑断了手筋脚筋。 

…… 

这关于意气风发的天才来説,几乎就是个惨绝人寰的消灭性打击。 

事后,柳骁声名大噪,被霖炎城众人表以称誉。 

而楚痕却是被逐出了少宗学院,并接受着比死还痛苦的磨练。 

…… 

“楚痕哥哥,你放心,我一定会治好你的,我们叶家有很多的灵丹妙药……”叶瑶的泪水不停的在眼眶中打转,她试着扶起楚痕。 

可是手脚筋脉都被废掉的楚痕,基本就起不来。 

叶瑶曾经被急哭了,赶紧朝着一个方向大声喊道,“姐姐,楚痕哥哥在这边,你们快diǎn过来啊!” 

“沙沙……” 

脚步踩在积雪中发出的声音由远至近的传来,只见一个年轻漂亮的少女朝着这边走来。少女披着一件白色的貂裘大衣,漆黑的长发,五官精巧,尽显贵族气质。 

在她的身后还跟着四五个气势凌厉的守卫。 

“姐姐,你快diǎn救救楚痕哥哥……”叶瑶的眼中泛着一丝光亮。 

气质高尚的少女悄悄的叹了口吻,随之取出一个精致的xiǎo瓶,“xiǎo瑶,把这个给他服下,能够缓解伤痛。” 

“好,好……” 

叶瑶赶紧接过xiǎo瓶,从里面倒出几粒浑圆的褐色药丸,并送到楚痕的嘴边,“楚痕哥哥,快把它吃了。” 

然,楚痕却是丝毫不予理睬对方,一双深邃的眼神,尽显冰冷的直视着气质高尚的少女。 

叶瑶被楚痕的样子吓了一跳,在她的印象里,楚痕历来都不曾对姐姐流露过这种眼神。 

气质高尚的少女漠然的望着对方,宁静的説道,“楚痕,我晓得你是一时懵懂,以后希望你能改正自新,好好的当个普通人。” 

此言一出,叶瑶却是以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她,“姐姐,你怎样能説出这种话呢?你晓得楚痕哥哥的为人,他是不可能做出那种事的。他喜欢的人不断都是你啊!” 

他喜欢的人不断都是你啊! 

气质高尚的少女的神色照旧冷淡,“这些曾经不再重要了。” 

“呵呵……”楚痕忽然间笑了,却是一种不屑的冷笑,其嘴唇轻轻触动,声音冰寒如刀,“叶悠大xiǎo姐,陷害我之事,也有你一份功绩吧!” 

什么? 

“怎样可能?”叶瑶忍不住的脱口而出,“楚痕哥哥,你不能冤枉姐姐,姐姐是不会害你的……” 

楚痕的眼神仍旧冰冷,锋利的好像屋檐下的冰锥。 

“叶悠大xiǎo姐,约我去枫挽亭的那封信是你写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楚痕哥哥,你肯定弄错了,那绝对是有人冒充姐姐的笔迹写的那封信……” 

叶瑶急的眼泪不停的往下掉。 

在少宗学院,她最依赖的人是姐姐,最崇拜的人是楚痕。叶瑶的心里,早就把楚痕当作本人将来的姐夫了。 

可眼前的这种状况,令她由衷的感到惧怕。 

楚痕的双眼有些猩红,这是怒,绝对的怒,冰凉的眼光死死的盯着叶悠那张美丽的脸庞。 

“信是他人伪造的,我能够置信。但是柳骁他们陷害我的时分,你叶悠也在枫挽亭……你人能够躲藏,但是身上佩带的薰花荷包香味出卖了你。你藏在暗处眼睁睁的看着我被柳骁废掉经脉,你还敢説你跟此事没关系?” 

楚痕简直是吼出来的,好像野兽怒吼。 

旁边的叶瑶被吓蒙了,无力的跪倒在冰冷的雪地中。 

叶悠的眼眸闪过一丝淡淡的心情动摇,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宁静。 

她再看向楚痕的眼神中,隐隐的多出了几分不幸,这种不幸,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王孙贵族对待路边的乞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