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登录:再临海参崴

看着胡志云的表情,肖扬忍不住心酸,当年要不是这个名义上的叔叔,本人或许基本离不开国内,活到如今,本人和胡家的恩恩怨怨的确不能牵连到他的身上来。

两人就这么对视好久,缄默不语,最终还是一旁的赵庆峰来打圆场。 

他笑着站了起来,一只手拉住肖扬,另外一只手拉住胡志云,往桌旁的椅子上按去:“你们两叔侄好些年没见了,一定有些话要说,我先到外间坐坐,你们好好聊聊。”说完,也不顾两人的反响,快速走了进来。 

有些东西永远是忘不了的,当年要不是胡家所做的那些事情,本人又怎样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有些恨,那是烙进了骨子里的,一辈子都不会遗忘。 

这次进入国内,从没想到会和胡志云见面,赵庆峰分开,肖扬不断缄默着,心里却不晓得在想些什么。 

胡志云看到他这个样子,只能苦笑。 

他何尝不晓得肖扬对自家只要恨,而没有任何的好感? 

当初有些人真的太过火了…… 

只怪本人人轻言微啊。 

…… 

“这些过得可好?”缄默好久之后,胡志云苦涩的启齿了。 

“……”好还是不好?肖扬本人也不晓得这些年的生活是好还是坏。 

看着对方希冀的眼神,他踌躇了一阵,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还好吧,假如没猜错的话,你应该能看到一些关于我的材料。” 

胡志云见本人的话得到了回应,心中很是欣喜,轻轻笑了笑之后摇了摇头,“我和你婶子在七年前搬出了大院……” 

搬出了大院? 

肖扬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可为什么会呈现这种状况?胡志云固然不是长子,但也是胡家二代中颇有才能的一个人,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由于当年的那件事? 

肖扬越想越肯定。 

看着胡志云安然的样子,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好了,这不关你的事。”胡志云似乎能看透肖扬心中所想,对他来说,能否住在大院里还真不是那么重要,有些东西就算失去也不见得是坏事,不想肖扬因而而有什么担负,虽然有很多的话想说,他也马上岔开了话题。 

“这次的事情你有没有把握?” 

肖扬一愣,心中有种暖暖的觉得,暗道本人应该做些事情出来。 

“说不上把握,试试看吧。”性格使然,在事情没胜利之前,他不会说出绝对的话来。 

胡志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眼神闪现异彩。 

…… 

赵庆峰一回国,就应用他的渠道查了肖扬的内幕。 

当年胡家之事在京城某个圈子里闹得很大,哪怕他的身份还未能到达那个圈子,也虽然肖扬并不姓胡,但架不住他有一个姓胡的好友,所以一查之下,就晓得了肖扬的身份。 

胡家弃子的身份、埃塞俄比亚那个冷血又仗义的青年,不同的身份让他对肖扬产生浓厚的兴味。 

于是,在肖扬联络他时,他第一时间把赵庆峰也叫了过来。 

胡家与肖扬之间的事情,他没权去说什么,但胡志云个人与肖扬的事情,他有理由插手的,一边是本人的好友,一边是本人“看中”的青年,怎样说也得做点什么不是? 

“聊好了?”在外面抽了两根烟,赵庆峰推开门走了进去,在两人脸上扫了一眼,看到胡志云那掩饰不住的喜色,就晓得结果不错。 

肖扬没有说话,胡志云倒是点了点头。 

坐了下来,闲扯几句,赵庆峰就把话题转到了正事上:“那件事怎样说?” 

既然都把胡志云找来了,肖扬觉得恰当的面子还是得卖,没有绕圈子,“事成之后我要百分之十。” 

国际惯例,普通的买卖,中间人的报酬是百分之十,而有些特殊的单则是在百分之十五到百分之四十之间,像这次的买卖显然是要列入特殊的行列,肖扬启齿百分之十还真是给了一个天大的人情价。 

赵庆峰当然没有意见,以至有些欣喜。 

“百分之十完整没问题,不过我还想问一个问题,那就是你有多大的把握?” 

肖扬笑了笑,“行业规矩,你不应该这么问我,再说在这个事情上,你们也没有别的选择。” 

关于大伊万的才能,肖扬是确信的。 

这件事情既然他插手了,国内还有别的选择?他置信这个事情只需不是本人经手,那肯定没有人可以做胜利。 

对他这有些无礼的话,赵庆峰没有觉得不舒适,反而让他增加不少的信念。 

笑着摇了摇头,“这可不是对将来岳父说话的态度啊。” 

“……” 

肖扬没想到赵庆峰在这个时分开出这种玩笑来,一时无言以对,而旁边不知在埃塞俄比亚发作的事情的胡志云则是眼睛一亮,显然来了兴味。 

“怎样?这小子看上你家楠楠了?” 

看了看困顿的肖扬,赵庆峰嘴巴一咧,揶揄道:“什么看上?这小子定情信物都送了。” 

“真的?” 

…… 

在两个中年人的“为老不尊”中,肖扬只能溃退,说了句到时分再联络然后落方而逃。 

“你真这样想?”看着肖扬分开的背影,胡志云脸上的笑容淡去,变回了那个不拘言笑的样子,转而一脸认真的看着赵庆峰。 

赵庆峰轻轻一愣,随即和胡志云一样,收敛起笑容,同样的认真了起来。 

“我怎样想其实不重要,只需两个小辈觉得适宜就行。” 

胡志云死死的盯住了赵庆峰的眼睛,“你应该晓得最重要的并不是这个。” 

赵庆峰并没有被吓住,反而轻轻笑了一笑,端起茶壶来给好友添上一杯热茶,“当年的事我晓得得不多,但我觉得小辈的事情让小辈们处理就好,你们胡家很有能耐不假,但又能耐我何?杀了我?”说到最后,他的脸上充溢着一股子不属于中年人的锐气。 

“再者,就我这么一个小人物,你们家那位还真能以大欺小?只需老人家不说话,你那几兄弟中我怕谁?要晓得光脚可不怕穿鞋的……” 

胡志云没想到赵庆峰的态度是这样的坚决,不惜得罪胡家也要支持肖扬,诧异的同时难免快乐,为本人这个侄子快乐,也为本人快乐。 

…… 

回到酒店的肖扬自然不晓得在他走后还有这么一幕。 

“这边的事情搞定了,你们是直接回索马里还是等事情完了再一同回去?”回到酒店之后,发现外出的几人都回来了,于是他把几人都叫了过来。 

轩辕战几人互相看了看,最后由小伊万说道:“还是一同吧,那边我比拟熟习。” 

肖扬想想的确如此,于是点了点头,“那如今就申请航线,我们马上回海参崴。” 

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这话的确不假,一个多小时之后,几人就坐上了飞机。 

回到海参崴,间隔和将军会面还有一天的时间,这天几人没有外出,而是在小伊万的别墅里面呆了一天。 

第二天上午十点,四人两辆车,从别墅动身直奔港口。 

“这家伙是不是很怕死?见面的中央竟然都选择在港口,怕我们干掉他啊。”在路上,和肖扬同坐一辆车的小伊万吐槽着。 

肖扬笑了笑,“当心慎重是应该的,我们不也是一样?”说着,向后面挪了挪嘴。 

哪怕有大伊万作为中间人,肖扬为此次的见面还是做出了布置:他和小伊万去港口和那位将军见面,而轩辕战以及吴思安则作为接应人员,留在外围。 

这样就算出了什么问题,几人也可以疾速的撤离。 

“嘿嘿……”小伊万为难的笑了笑,努力想辩驳一下却找不到词语。 

别墅间隔港口原本就不远,经过港口后面的小山,后面的车就消逝了,剩下肖扬的车继续前行。 

港口如今固然曾经开放了,但司令部的前面照旧是施行军事管制的,有事前的联络,车子在司令部前停下,就有一个挂着中尉军衔的军人前来领着两人进了司令部。 

经过数道岗哨和平安门之后,在一个宽大的办公室里,两人见到了将军。 

或许是由于大伊万打过招呼的缘故,也可能是由于肖扬是财神爷身边童子的关系,这位在战役民族中身高明显拉低均匀程度的将军没有一点傲慢,相反显得有些热情。 

两人一进门,他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朝走在前面的肖扬笑眯眯的伸出了手:“肖先生,欢送你的到来。” 

“很荣幸能见到将军。”客套的话谁都会说,面对主人的热情,肖扬当然不会冷着脸。 

大约是急于在本人离职前处置好这件事,在给肖扬和小伊万两人倒了一杯威士忌之后没多久,将军就直接说起了正事: 

“不晓得肖先生今天的来意……?” 

得,这就是当了婊子又要立牌坊,明明本人心急却偏偏要装模作样的,肖扬在心中轻视着这位矮个子将军,脸上却笑容不变。 

“我听闻将军手里有些东西需求处置,所以过来看看,有没有可以为将军效劳的中央。” 

将军心中有心拿捏一把,不过想到眼前的人是那个家伙引见过来的,本人就要离职退休,最好不要得罪,于是大笑一声,“哈哈……我的确有些东西需求处置,不过我想问问,肖先生到底会怎样帮我处置呢?” 

见对方这么问,肖扬心中一喜。 

大伊万的牌子还真好用,要是本人找过来,估量就算能见到人,对方也不会这么快就摊开了来谈吧。 

“不瞒将军,我有个朋友对您手上的东西很感兴味,只需求您说个数,我会和我的朋友联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