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平台:重生在命运的时刻

夜,沉如水,春寒料峭。

帝都北郊废弃的旧仓库内,一个女子被吊绑着。 

她无力的垂着脑袋,混乱的长发遮盖住了她脸,只见湿漉漉的乱发尖有黏稠的液体一滴一滴滴到地上,滴出一滩刺目的猩红。 

女子身上衣衫破败,显露的皮肤上伤痕累累,已是出气多进气少。 

“哐哐”旧仓库的门被人翻开,一个一身顶级定制黑西装的男人,不紧不慢地走了进来。 

皮鞋一脚一脚踩在水泥地上的声音带着令人心悸的寒意。 

男人半长的墨发全数一丝不苟的梳到脑后,薄薄镜片后细长的眼眸带着阴鸷的冷芒。 

男人走到女子面前,勾唇不屑的冷哼一声。 

女子极端困难的抬起头,缓缓睁开眼,看到男人,瞳孔惧怕的狠狠一缩,“卫邢你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卫邢阴冷的笑道:“要你的命。” 

女子眼睛霎时瞪得更大,胸腔一阵抽搐的疼,似乎血液在倒冲翻腾,“你折磨我这么久?害我那么屡次还不够吗?” 

“够?怎样可可以?” 

“曾心,你多次坏我好事,不把你折磨至死怎能解我心头之恨? 

既然你要死了,那我就让你死个明明白白,或许我接下来说的事,对你又是一个折磨呢……” 

曾心的心狠狠抽了抽。 

卫邢阴鸷一笑,“你只晓得你弟弟的死,你孩子的死是我派人干的,但你不晓得你哥哥的死也是我让人干的,在监狱我让人把他活活折磨死了。” 

“你……”曾心瞪大眼,眼睛猩红,想骂,张口却除了一个字溢出外,剩下的都是鲜血。 

哥哥,从小到大对她最好的哥哥,由于卫槿而关系分裂的哥哥,她以为他是在监狱里出了不测,没想到…… 

卫邢看她一眼很自得的说道:“包括当初设计你跟卫槿,也是我设套让你哥欠了高利贷。 

让人给他出主见,给你下药,把你丢到同样被下药的卫槿床上,拍下卫槿的视频,发布进来让卫槿声名狼藉。 

我就替他还了高利贷。” 

说到这卫邢嘲讽的笑了下,冰冷的眼瞳狠狠一缩,带出极端阴毒的滋味。 

“谁知你哥自作聪明,本人不发布把视频卖我一份,又拿另外一份去敲诈讹诈卫槿。 

结果,敲诈不成被卫槿送进了监狱,人啊,太贪婪不好。” 

卫邢顿了下,观赏着曾心怔愣的表情,“你哥通知你的对不对? 

他通知你,他是被卫槿冤枉的对不对?可即便这样你都没有怪卫槿,还是向着他,曾心你是不是傻?” 

傻,她是很傻! 

曾心本已千疮百孔的心因男人的话,又被一片一片的扯开,鲜血淋漓。 

原来从那么早开端,她就错了,掉进了这个残暴的男人的阴谋里。 

不过,她哥的确犯了罪,不是被冤枉的,倒是减少了她对她哥的愧疚。 

“你晓得卫槿为什么那么厌恶你吗?”卫邢问出一个最令曾心心痛的问题。 

“由于他以为你跟你哥是一伙的,由于你害得他没方法跟爱人相守。” 

“卫槿啊很置信我这个哥哥呢,我说什么他都信,你为他解除了那么屡次危机,可结果呢,你被关在这里,他却完整没有想来救你。” 

卫邢说到这残忍的笑了起来,表情变得狰狞,咬牙切齿。 

“我设计他,让他不好过,你不过只是一个被我应用的工具。 

工具就该有工具的盲目,做那么多干什么?结果把本人彻底搭了进来,真是可悲啊!” 

可悲!曾心自嘲一笑,她的终身真的可笑又可悲,可为什么是她?为什么就是她被盯上被应用了?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曾心努力咽下血,困难的启齿。 

“为什么?”男人不屑而厌恶的看着她。 

“由于你是卫槿的脑残粉,由于在他众多的脑残粉里,你长得很漂亮,找个长得太差的谁信呢? 

当然,他脑残粉里长得漂亮的很多,但没身份没背影又长得这么漂亮,还出生在一个那样的家庭,有一个那样的哥哥的,唯有你。” 

“所以,我好意劝你一句,曾心,若有来生,你不要再喜欢卫槿了。 

一切的原因都是由于你喜欢卫槿,你越爱卫槿我越不让你好过,这就是折磨。” 

“好了,该晓得的你都晓得了。”卫邢悄悄叹息一声,带着严酷与自得,一步一步往外走,“来人,倒汽油,把这里烧了!” 

“呵!”曾心挖苦的笑了一声,掉进了卫邢的思想圈里。 

鲜血从她嘴里不时的流出,混合着后悔的泪水,带走她的生气,也带走她对卫槿的执念。 

“呼~” 

汽油被点燃,曾心一下被炽烫的火焰包裹。 

陈旧仓库的大门“砰”一声打开,隐约间,她似乎听到卫邢说,“其实决议取你性命,还有另外一个缘由,那就是……” 

后面的曾心听不清了,但她也不愿再深究。 

她跟卫槿结婚六年也痛苦了六年。 

按卫邢的说法,一切阴谋的来源是由于她对卫槿的爱,由于她爱他才会被卷入针对他的阴谋。要是爱他有错,若有来生,她定不会再爱他。 

在认识彻彻底底失去之前,她似乎隐约间听到有人喊,“卫槿,别进去,风险!” 

———————— 

热,好热! 

痛,好痛! 

浑身都仿佛被火烧过般难受。 

不对,什么像火烧,她原本就被火烧着啊! 

不要,不要有认识,她不要分明的感受被火烧的痛苦。 

“不要!”曾心猛的睁开眼睛。 

没有火,入眼一片豪华的富丽堂皇,空气中飘荡着不可描绘的热度。 

这是哪儿?曾心愣愣盯着灿烂豪华的吊灯,她不是在陈旧的仓库里要被烧死了吗?如今是? 

她生硬的扭头,只见旁边枕头上,一张足以颠倒众生的脸庞。 

卫、槿?! 

她吓得猛的坐起来,一股撕裂的疼直钻心口,她倒吸一口凉气,心“怦怦怦”跳得飞快。 

生硬的低头看本人身上,惊愕的瞪大了眼。 

这个状况?这个中央? 

难道?一个大胆的猜想在她脑海中生成,她猛的看向床对面的电视柜,只见一部摄影机正大大咧咧的架在上面。 

身子比脑子快。 

还没等脑子反响过来,她人曾经滚下了床,完整顾不上身上毫无遮拦疾速朝摄影机冲去。 

她哆嗦着手按开摄影机,只见摄影机明晰的拍摄着床上的画面,同时她也看到了摄影画面上的时间。 

20××年3月3日,两点非常! 

六年前,她真的重生了! 

她狠狠咽了下口水,哆嗦着手将摄影倒退,看到里面那些的影像,脑子“嗡”一声,浑身发热爬上一层细密的汗,手哆嗦得更凶猛了。 

她疾速将影像删除洁净,再找到摄影机的卡槽,将内存卡抠出来毫不犹疑的掰断。 

如此还不行,这东西是她将来六年,也是她短暂的终身悲剧的来源,她得销毁洁净才放心。 

她攥紧掰断的内存卡,翻遍房间的抽屉找到了一个应该是用来点蜡烛的打火机,将内存卡烧了丢进马桶按下冲水。 

看着马桶水卷走烧得差不多的内存卡,她一下瘫软在地趴在马桶上,狠狠喘息。 

上辈子,她是被她哥曾强叫醒的。 

他哥通知她,她被卫槿下药强睡了,他是好不容易找来救她的。 

当时她被叫醒面对这样的状况都吓懵了,恍恍惚惚的跟着哥哥分开了。 

如今想来,他哥叫醒她之前有先进来收起了摄像机。 

她万万没想到向来对她很好的哥哥,居然会这样害她,还扯谎骗了她。 

她那么置信他,在他死后,她难过、自责、煎熬,活得那么痛苦不堪。 

曾心狠狠咬牙,攥紧了拳头,想到后面将要发作的事,她突然猛的回过神来,忍着身上的不适爬起来,扯了条浴巾裹着飞快走出卫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