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注册:无处安放的鬼脸

 “那行,我们这就回吧。可不能耽搁孟总,您的事最重要!”

  易鑫呵呵笑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孟子华走之前睨了一眼衿年,发现她还面带笑容,轻嗤。

  衿年见他眼神厌弃,有些不明所以。

  她笑的不够美?

  估量是脸上伤太难看了,她不自觉的摸了摸脸。

  李贵勋挺尴尬的,不过还是赶紧跟过去送人。

  他今天这表现,多半是得打负分了。

  孟子华走后,看着连背影都透着帅气的他,衿年撇了撇嘴,不知道是什么心态的朝他身后做了个鬼脸,幅度挺大的,她估量配上她脸上的伤可能不怎样美观。

  不料,前方的孟子华突然回头。

  四目相对。

  …

  丑脸还没来得及收回,衿年只得疾速做了个自以为目前最美观的笑容。

  孟子华一愣,估量也没想到这突发状况,他眉头深深蹙起。

  衿年觉得他肯定百分之百以为自己是个二百五,还以为他要转身回来打她。

  没想到他只看了一眼自己,并没有说什么。

  幸而幸而。

  omg,她这抽抽什么呢?

  “哼,臭丫头。你给老娘等着!”

  柳香冲衿年和李贵彤翻了个白眼,单独碎碎念的走了。

  “王雪文你这个不要脸的,跑得快,看老娘怎样收拾你…”

  “妈!我们就这么算了吗?”

  李少兰跺了跺脚,不甘心的看着柳香的背影。

  “快走啊!不然你还想怎样?倒运死老娘了!”

  柳香一边向前走着,头也不回大声的说。

  “年年,这闹成这样我们以后的日子怎样过啊?”

  李贵彤无不担忧,她鸵鸟日子过习气了,这突然不把头埋在土里了,难免忧虑。

  “妈,别担忧,他们不敢怎样样的。人总是要为自己争取。你看,也不是那么难吧?往常我们有地了,不用看他们脸色吃饭了。”

  “这…你大舅真的允许还我们的地了?”

  李贵彤有些不可置信,这事情突然变得简单了。

  “那可不是,经过这么一闹,镇上当官的都认识我们了,他只需把地还给我们,才干掩盖他之前瞒报私吞的真相。”

  衿年冲李贵彤调皮的眨了眨眼。

  正午已过,俩人一同回到家。

  他们往常这个所谓的家其实就是两间泥胚房,是她外婆用来圈羊用的,以前上面就简单搭了两匹瓦。

  后面他们住进来,李贵彤自己掏了仅剩的钱,买了些瓦将房子盖全了,这才算能勉强挡住雨能住人。

  房子很简单,一间厨房,中间是堂屋,一间稍大点的是卧室,还有旁边的厕所不提。

  他们休息的卧室是母子三都挤在这里,两张床中间用帘子隔开,衿年和李贵彤睡一张,衿岁单独睡一张,固然粗陋,倒也便当她们照顾腿脚不便的衿岁。

  衿年刚到这儿时,发誓一定不会不时这么过下去,不然也对不起老天眷顾,让她重活一世。

  “姐,你们没事吧?”

  衿岁不时守在门口,见人回来了,赶忙迎上去。

  “没事儿,有好消息。”

  衿年笑笑,拍了拍弟弟的肩膀,进了厨房准备做饭。

  “真的吗?”

  衿岁难掩惊喜,“你们去了那么久,我只看到外面路上越来越多的人,还以为你们又打起来了!”

  “我们要是打起来多吃亏啊!你还没挨够打呢?”

  衿年自嘲一笑,又舒了一口吻。

  “今天也算运气挺好,村里正接待重要的客人,借这机遇将事情闹大,再给大舅一个台阶,自然能拿回属于我们的地。”

  “大舅妈也同意了?”

  衿岁皱眉,觉得柳香不是那么容易能放弃她到手东西的人,何况她还因此赚了不少呢。

  “她同不同意有什么重要?大舅还是能做主的,再说她不同意,难不成还要由于这个事把大舅的官儿给弄没了?”

  衿年笑笑,李贵勋是最看重切身利益的人,怎样可能让柳香搅和了。

  李贵彤烧起了火。

  衿年看向衿岁,“岁岁,你去外面帮我摘一把青菜来,要嫩尖。

  “嗯。”

  衿年用手拂了拂溜进鼻尖的烟味,还是不怎样习气大锅和灶台啊。

  她随意洗了把脸,碰到伤口有些疼。

  “年年,疼吧?你等到,我去给你拿药膏啊。”

  李贵彤起身,往屋里走,一边沉思着药膏在哪里。

  她皮肤属于比较娇贵型,经常下地的话被虫子啊蚂蝗的扎过不少包,还经常被草割的满腿伤,衿福就上城里给她买了好些膏药。

  李贵彤走近,看着衿年正洗菜刀。

  菜篓里有一些土豆,菜板上放着一块儿五花肉。

  看着肥瘦相间的肉,就这么吃了李贵彤其实真的舍不得。

  “妈,我们往常是有什么就拿什么来吃,没了咱再买就是了啊。”

  衿年看向李贵彤,就知道她妈这股子节约劲儿要心疼。

  “来,给你抹上。我们曾经没啥好的了,就想给你俩留着,我吃不吃都无所谓。”

  悄然的给衿年脸上脖子上手上抹上药,李贵彤眉毛都皱到一同了。

  “唉,年年,疼吗?对不起,是妈没维护好你,可千万别留什么伤痕了。”

  “没事儿的,不疼,您别说这些。这伤又没破皮,不会留疤的。妈妈生育我们,就曾经是世界上最宏大的妈妈了。”

  衿年笑嘻嘻的,对着自个儿妈的脸就是一个么么哒。

  “嗨,你这孩子,我哪有那么好?”

  “就好就好,我妈最好了!”

  李贵彤噗呲一笑,脸也有点红,被闺女这么一夸还怪不好意义的,不过觉得心情是好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