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代理:搏命,都得死!

就在整个囚笼变得沉寂无声之际,山羊胡男子‘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焦黄满是沟壑的脸上老泪纵横,声音嘶哑而高。

  “三火啊!!叔终于找到你了!”

  “叔?”石焱眨了眨眼睛。

  “是啊,我是你二叔啊,三火你就连二叔都不记得了么?”山羊胡男子抹掉一把眼泪,双手用力抓住石焱胳膊摇摆。

  “我……对之前的事都记不清了。”石焱面露茫然。

  山羊胡男子拽着石焱胳膊站了起来,着急道:“快,你爹就在那边,他受伤了怕是撑不过去了,你快和二叔走,还能见他最后一面。”

  石焱似被冲击的不轻,懵懵懂懂被拽起,被拉着向那边走去。

  从山羊胡男子过来,到跪下认亲,刘德武都耸拉着脑袋,不发一言,直到石焱被带走后,他才抬起头颅,那个眼神说不出的诡异。

  “爹爹,你流口水了……”怀中的小女孩抬起手臂,擦去他嘴角的晶莹。

  ……

  囚笼,就这么大,再远也就十几步路。

  “二叔,不是带我去见我爹吗?怎样到囚笼缺口这边了?”石焱懵懂转身,很是疑惑,再往身前两步,就是囚笼缺口。

  “那边不能走,上面有干草他人不让踩。”山羊胡男子双手互套在袖筒里,吸了吸鼻子,一副山沟里穷诚实的和蔼。

  “哦,这样啊。”石焱似懂非懂点了点头,就在他转身的刹那,手臂极快自空中一划而过,骨茬在掌心一闪而逝。

  “咯,咕噜噜……”山羊胡男子脖颈上,一道血线由细转粗显现而出,他不可置信盯着石焱,张了张嘴,一字都说不出,只能发出奇异的声响。

  “小子你敢!”这时,远处响起一道咆哮,想要阻止石焱。

  “二叔,一路走好。”石焱嘴角一弯,没有理睬那道咆哮,一把拉住山羊胡男子衣领,用力甩在了囚笼黑铁之上。

  囚笼黑铁遭到山羊胡男子的撞击,没有生出丝毫颤抖,山羊胡男子则是软绵绵滑倒至空中。

  他眼睛瞪大,早已没了山农之人的和蔼,满是怨毒。

  山羊胡男子被石焱割了一刀,又撞了一下,曾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见到这一幕,石焱轻轻皱眉,挨着囚笼没有反响的话,那问题应该就在囚笼外了。

  但如此的话,又说不过去,囚笼内满地尸体是如何来的?

  试一下?

  就待他准备上前一步,抓起山羊胡男子扔向外面时,维持这方空间光亮仅有的白烛突兀闪烁起来。

  烛火闪烁,令囚笼内外忽明忽暗,身后的影子也随着闪烁的烛火轻轻扭曲。

  一时间,囚笼众人表情变得诡异莫名,眼中恐惧浓郁,一个个捂住嘴鼻,似怕惊扰到什么存在,不敢发出丝毫声音。

  哗!

  下一瞬,白烛熄灭,囚笼内外堕入了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很静,很静,落针可闻。

  石焱表情生硬,前世的经历令他快速恢复了冷静,手持锋锐骨茬缓缓挡于身前,并如别人般屏住了呼吸,不发出丝毫声音。

  囚笼内似静了很久,在黑暗和沉寂中,没有时间概念,直到……

  嘀嗒……

  嘀嗒……

  有水珠自顶板滴落的声音传出,初时很轻,迟缓变重,到了最后在耳边响彻不停。

  石焱身上汗毛倒竖,却强行冷静本人。

  一滴水珠落于他额头,很冰凉,如寒冰普通刺骨。

  血腥味!

  石焱闻到了他再熟习不过的血腥气息,很腥,很新颖,令人反胃。

  这不是水珠,是血!

  咕噜噜……

  黑暗中,一个圆形物体似在滚动,很慢,直至滚碰至他脚尖,才止住惯性停了下来。

  下一秒,白烛亮了。

  久违的光亮呈现,遣散了黑暗,遣散了种种异像,令囚笼内的人们大松一口吻,等眼睛顺应光亮后看向囚笼边缘。

  能够看到,山羊胡男子所在处一片血藉,头颅消逝不见,一股血泉自他断颈处汹涌而出,染红了囚笼,染红了铁柱上的符字。

  他的脖颈伤口平如镜面,好似被现代化机器切割过般。

  石焱眼光低垂,看着脚旁的头颅,一股寒意在体内升腾不休,这?是什么东西?

  螭鬽魍魎?妖魔?鬼物?

  费事了!刚进入九域世界,就被卷入鬼怪事情,普通人面对鬼怪时,生还率无限接近于零。

  看公开简直把囚笼堆满的尸体,就知这东西杀性多重。

  石焱眼睛有些泛红,重活一世,就要堕入必死之局?他无法允许上一世亲人的惨状再发作一次。

  绝!不!允!许!

  身后,宁静的囚笼变得喧闹起来,大多数人后怕的同时,竟还升腾出一种盼望。

  饥饿!

  忽然,急促的脚步声在石焱身后响起,两道劲风自他脑后袭来。

  石焱快速一蹲,在劲风自上空划过的同时,猛地向后重靠。

  砰!

  石焱背部直接撞在袭来二人的中心,发出沉闷的肉体撞击音,他身体虽衰弱,但借助惯性的状况下,力气之大不是两个囚居之人能够扛住的,那二人直接被撞的向两侧分开,倒退了数步才稳住身形。

  石焱也不由闷哼一声,前仰半步才站稳,后背隐隐酸疼,只怕已青紫,这副身体真实羸弱,只是短短交手,就有些接受不住。

  站稳后,他才有时间察看这二人,这二人与山羊胡男子一样,都是脸上没有菜色的那种,身体较壮。

  手上各持一个白色长物,看样子,好似人体断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