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游注册:地狱空荡荡,厉鬼在人间!

待大风散去,一切人才干睁开眼目,他们兴奋的神色也为之一滞,一股寒意透体而入。

  期间,一些儿童会聚在一同的恼怒声,童闹声,越来越大。

  声音洪亮,男女混合,唱着不知是儿歌还是随口编写的段句,节拍愉快。

  “小新娘,大花轿,大老头,满头白,十四的新娘,六十的老头,羞不羞,羞不羞……”

  “小新娘,大花轿,大老头,满头白,十四的新娘,六十的老头,羞不羞,羞不羞……”

  ……

  童声循环往复,头顶彷徨不时,但诡异的是,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上面的喧哗与下面的沉寂泾渭清楚。

  白烛猛地闪烁了下,便又稳住了烛光。

  石焱所在的囚笼上,一行行字符隐隐发光,有微小的金光显露出,似在抵御不可见的力气入侵。

  扑通,扑通,扑通。

  另外三个囚笼内,一个个人跪了下来,对着头顶的缺口方向。

  在他们的脸上,竟统一显露了未嫁人的小女儿羞怯状态,兰花指捏起在脸侧摩挲。

  目内蕴春,不时做掀开帘子朝外看状,身体也随着某种节拍,上下平稳。

  好似他们身下,有一顶晃悠悠赶路的轿子。

  上百名大男人同时作出这种姿势,何其诡异。

  “跪坐在轿子里?女儿姿势?”石焱面色一变,心中浮现二字。

  冥婚!

  只要古代活人和死人的冥婚,特别是活女嫁鬼夫,才会跪坐。

  这三个囚笼的人已然出事,他们没遭到影响,可能独一不同处,便是囚笼,或者说囚笼上的符字。

  这时,他终于肯定,邪异不是囚笼,这囚笼反而在维护他们。

  既然是维护,没有理由不让他们走进来,哪有为了避免外面的邪异而设立这样一个囚笼,困死里面人的说法。

  刘德武也说过,他们是被一种冥冥之中的力气牵引,一夜进入这里的。

  邪异是固定的,没有灵智的,不存在这种客观认识的挪移。

  石焱倒吸一口冷气,反过来讲,挪移和困死他们的基本不是邪异,囚笼也不是困人,而是……困鬼!

  这里,有一只被困了不知多久的鬼!

  理通了,一切都通畅了,哪里有邪异,他们不断都是在和一只鬼待在一同啊!

  山羊胡男子与公开的死人堆基本不是邪异杀人,而是这只鬼特意为之。

  它不知被困了多久,力气曾经不能再虚弱,想要进来必需处理囚笼上的符字。

  方法就是用人血中的阳煞洗去符字,人血包含阳煞,固然只要微缺乏道的一点,但集腋成裘洗去这种有镇压作用的符字却是能够的。

  光阴漫长,囚笼残缺,这只鬼的力气终于能够影响外界,初时,它还能强行挪移人进来,直接大面积灭杀洗符,如今囚笼上残缺大片的符字,和简直堆满囚笼的尸体,就是它的手笔。

  但如今,和符字对立中,耗费了太多力气的它,已没有这种才能,挪移人进来的举措早在几天前就终止了,证明它彻底虚弱到了极限。

  头顶的缺口,上面的诡异,石焱也猜到了。

  在这种镇压对立中,耗费的力气太多,它曾经等不到符字被阳煞洗掉的那一天,于是不惜暴露本人,引来了另一只鬼物助它破局。

  要晓得,鬼吞鬼也是它们强大的一种途径,一只虚弱到极限的鬼物,在另一只鬼物面前,吸收力比这上百名血食不知庞大几倍。

  它定不甘,任由那只鬼物破掉符字后把它吞噬,翻盘的希望在哪里?

  石焱环顾一圈,答案很明显,这个囚笼内的一切人,是它很好的营养补充,他们……都得死。

  这个时间点,曾经临近,或许就在符字幻灭的下一秒。

  死亡,曾经迫近。

  除了他,包括刘文才在内,没有人晓得真相,刘文才也只是天真以为被困邪异,其他更是普通人。

  见过鬼的普通人,根本都死了,他们无处得知九域世界的真相。

  天堂空荡荡,厉鬼在人世!

  撕拉……

  另外三个囚笼跪坐满满小女儿姿势的人,脸上的羞怯与等待曾经不见,转而换上的是一副宁静到极致的面孔。